盛情点击

Sunday, January 22, 2012

马华与民政的绝症!

假博士一直以来,都觉得马华与民政佬应该是生病了或者很懦弱,看到污桶好像老鼠看到猫那样。。。

从独立以来,马华,污桶,印度党平起平坐的情况,沦落到现在污桶一党独大,马华与民政只能管管沟渠,扫扫垃圾。。。 国家大事,他们一点点的权力也没有。

从当年独立后的三党"协商",变成现在的“妥协”,而且是不断的妥协。。。 被强奸与鸡奸式的妥协,假博士一直在想,到底问题在那里??

看了这篇文章,终于知道原因在哪里了。。。。

马华,民政,的老大们。。。。 (当然包括那位脑残的公平姐姐)。。。 请不要在继续享受“被强奸”了。。 好吗???

我们要看到的,不是你们如何大力的‘hut’ 或 ‘lut’火箭党, 我们要看到的,是你们敢敢对污桶说"不".... 敢敢的对污桶所提出的烂政策说“不”。。。
敢敢要求污桶对付贪污者。。。 别在发发文告而已了。。。 (你们不是文告党啊。。。)







郑惠浓的政治斯德哥尔摩症候群 (好文转载)
郑惠浓的言论,其实一点也不新鲜。普遍上马华和民政的骨干,都患有这种政治斯德哥尔摩症候群。

我们先看维基对斯德哥尔摩症候群的定义:

1973年8月23日,两名有前科的罪犯 Jan Erik Olsson 与 Clark Olofsson,在意图抢劫瑞典斯德哥尔摩内位于Norrmalmstorg 广场最大的一家银行信贷银行失败后,挟持了四位银行职员,在警方与歹徒僵持了130个小时之后,因歹徒放弃而结束。然而这起事件发生后几个月,这4名遭受 挟持的银行职员,仍然对绑架他们的人显露出怜悯的情感。

本案因歹徒放弃而结束,然而所有的被害者在事后都表明并不痛恨歹徒,并表达他们对歹徒非但没有伤害他们却对他们多所照顾的感激,并对警察采取敌对的态度(你们从公平姐的演讲可以强烈感觉这些的)。

这两名抢匪劫持人质达6天之久,在这期间他们威胁受俘者的性命,但有时也表现出仁慈的一面。在出人意表的心理错综转变下,这四名人质抗拒政府最终营救他们的努力。

斯德哥尔摩症候群(Stockholm syndrome)因为发现在斯德哥尔摩人质挟持事件而得名。

马华和民政就是被挟持的受害者,巫统是劫匪,人民是政府。

马华和民政在巫统的暴政下过了50年,早已经享受被“强暴”了。

马华和民政为了自身的利益,要自圆其说和建立个参政的理由,建立了套东厂的思想。这个可以从他们举办的激励营的教导看到,从他们发的文告也有很强的这种痕迹。

凡关系到巫统的丑闻和侵犯,他们硬不起来。就算给他们最强的伟哥也没用。

只要民联有点小差错,他们就成为一流的东厂。牛事涉及了多大的数目?

他们敢说什么?市议员的官衣才多少钱,他们就紧紧咬住。

斯德哥尔摩症候群,通常有下列几项特征:

1. 人质必须有真正感到绑匪(加害者)威胁到自己的存活。
(马华和民政先有的议席,绝大部分都的靠巫统,没巫统他们能活?)

2. 在遭挟持过程中,人质必须体会出绑匪(加害者)可能略施小惠的举动。

(巫统常常对马华和民政略施小惠,而他们非常感激巫统)

3. 除了绑匪的单一看法之外,人质必须与所有其他观点隔离,通常得不到外界的讯息。

(今天马华和民政的想法和华人社会是完全脱节,他们还玩弄回教国,华人社会要的是公正和平等,我的一些朋友长期活跃于马青,和他们谈话有时狠不得拿砖块敲醒他们)

4. 人质必须相信,要脱逃是不可能的。

(马华和民政能脱离巫统吗?)

要郑惠浓道歉,省省吧。她会觉得自己有错?才怪。他们已经放弃尊严,阿谀奉承,跑官要官,无所不用其极,是行尸走肉。

对一个患有严重政治斯德哥尔摩症候群和要博出位的郑惠浓,网民的批评她能听进去,就比骆驼穿过针眼还难。

6 comments:

居安思危 said...

她是谁?她做过什么?我一点都不想知道。
她的目的只有一个~~~~~宣传自己。
我们干嘛要助这个不知是谁的婆娘一臂之力?
聊聊路边那只走水母狗好过讲她!

yong said...

Please turn to Page 4 of Sin Chew today . The temporary teachers pay of Chinese schools is worst than the Indonesia maid ! Wee Ka Siong never keep his promise ! If you happen to see MCA or Gerakan people during the Chinese new year ask them WHY! Happy Chinese new year !

anakmalaysia said...

Those s.o .b going to said, "don`t ask me why, i try my very , very, very best .

Fair仔 said...

平起平坐?看看这个->


"马来西亚在向英政府申请独立时,马华公会其中一位代表叫陈东海受到利诱,抽掉了其中最主要的诉求。呈上的连英国人也感到不可思议,再三询问的回答是就要这些,因为大家都不知道已经少了一页,主要的一页! 另一个过失就是承认马来人特权来换取一些南来的华人成为马来西亚公民,其时槟州马六甲等海峡殖民地的居民不管是不是新来都已是公民,其他州属在本地出生的也理所当然是公民,这笔买卖化人社会亏大了。 林苍佑当选马华总会长后,曾经向当时的首相要求,必须有一位华人副首相以及马华必须分配到三分之一的国会选区。又出了一个陈修信,架空总会长权势,逼退林苍佑,自此之后后来者都只顾乌纱帽,华社至此江河日下,大势已去。沦为二等公民,在马来人的施舍下苟且偷生。当然华人本身的问题也不少,比如说窝里斗等等缺点也消耗不少华人元气。 摘录2: 馬來西亞的獨立,各民族都有貢獻的。但是,誰出賣了馬來西亞華人社會,這你不可不知道的。 在1957年獨立之前,我國三大民族(即馬來人、華人及印度人)爭取獨立。英國政府要求三大民族各派代表呈上各民族的備忘錄(各民族的心聲)到英國倫敦與政府談判獨立條件。 當時華社代表開大會,大會的議決,華社的總要求是“各民族平等地位”,同時華文應為國家主要語文之一。 於是,馬華公會署理主席陳東海(即馬華第二號人物),代表馬來西亞華人到英國倫敦呈上備忘錄與英國政府談判。在談判的前一天,陳東海竟然把備忘錄丢棄了,華人代表以無條件的方式與英國政府談判。至今華人沒有地位,就是被那華社代表出賣民族利益。 華社的敗類 — 陳東海,遺臭萬年。 摘录3:陈东海的身份(摘自李光耀回忆录) 他派手下两位马华公会的最高领袖到新加坡来。他们都是反对人民行动党的,曾经替东姑组织了马来亚的中华工商总会和华社。现在他要他们到新加坡来做同样的事。 陈东海担任过《新加坡虎报》总编辑,后来从政,成了强有力的坦慕尼厅式①的马来亚马华公会首领。许启谟担任过新加坡政治部主任,曾主张逮捕我们,尤其是我本人。1959年人民行动党赢得选举后他跑到吉隆坡。东姑任命他俩为联邦国会上议员,许启谟还成为部长。两人都肥胖臃肿,活像财大气粗的家伙。他们跟新加坡商界合不来,后者不习惯于必须出钱购买商业执照的做法,那是当时马来亚的情形。 两名上议员深信,只要新加坡的财政归吉隆坡控制,联盟在下届选举中得胜的机会就比较大。他们因而公开指责我要保留新加坡的税收盈余,目的是要用来伤害联邦政府,使它垮台。他们的想法跟陈修信的想法吻合。陈修信告诉报界,“基于联邦税应该由联邦征收,这是联邦税收的原则”,他必须接管新加坡的税务工作。他要新加坡总税收的60%。我只好提醒他,在来往信件中,东姑曾保证新加坡的财政由新加坡自行管理。东姑当时要控制新加坡的治安,不控制经济。但是陈修信不让步。他顽固地争论说,不到这个百分比,不够支付联邦开支的新加坡部分。"

-如果以上是真的,马华元老是撤撤底底的混蛋!

另外有博客的分析。http://jerrieleupen.blogspot.com/2011/12/blog-post_15.html

我想,如果一开始我们的"华人"代表在谈判中有坚持保护我们的权益,我们就不会沦落到现在这样的地步。。。

安东尼老爷 said...

请你不要自称自己是一个假博士。在本老夫的眼里,你实实在在的是一位真材实料的政治评论员,是一位博学多才,评论分析中肯,学问渊博的政治学教授博士。所以每次都不会错过读完你发表的文章。
阿jib哥没有发觉到你,是他的损失。与人无尤。

乡下人 said...

谢谢你引用我的文章,我也开始了新的blog,请多多指教。 这是我的blog地址 http://kampunggia.blogspot.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