盛情点击

Saturday, October 3, 2015

调理农务系的屎忽鬼(广东话)

无能鸡鸡的领导下。

种族主义是他最后的救命牌。

调理农务系的屎忽鬼,要掴就先掴你自己吧。。

Monday, September 28, 2015

干预内政??

外交部是不是承认那些恐吓要到茨厂街捣乱的人是政府的人?

如果不是,黄大使怎能算干预内政??他只是针对那些搞种族主义与发表极端言论的废柴讲话。

难道这些废柴是代表政府的???

他妈的。

这次真是鬼拍后尾枕,
真相大白了。

Tuesday, September 8, 2015

公正党还想左右逢源??Hello..醒醒啦!

刚刚看到这个吐血的新闻:


声称新联盟也应包括伊党阿兹敏:这是公正党立场

人民公正党署理主席阿兹敏阿里宣称,包头党应加入民联2.0。。。。


他说,“我们已深入讨论此事,甚至纳入公正党实权领袖安华的意见。安华说,公正党应海纳百川。”


他妈的。。。。 海纳百川??? 你醒了没有???WTF??




你想继续当大臣想疯了吗?
其他的公正党领袖在发梦吗?


包头伊党刚刚讲他们在下届大选要与火箭对着干呀。。。。


最重要的是,这废材包头党在刚刚的Bersih4.0没有来呀。


无论包头旺讲什么LP理由,都不可以被原谅,不是吗?


Bersih4.0的诉求,你们包头党不赞同吗?收了污桶的钱吗?这种轻重不分的,短视如猪的政党,你还要跟他合作,没有大臣做你会死吗?


这样的包头党还可以在民联里面?? 你们是不是怕民联没有了包头佬,火箭就会天天鸡奸你们呀?


没有了包头党,你们连马来票都拿不到呀?


还有,新成立的诚信党该怎么办?如果他们还可以跟包头蠢旺合作,还需要反出包头党吗?




到那时这个新联盟天天处理火箭与包头与新诚信的打架问题,都已经耗尽精神了,还能打污桶吗?




他妈的鸡蛋,看来公正党的愚蠢度,还真的不是一般的蠢,是超级蠢,超级短视。。


真是天佑污桶,天干大马。。。。


干林老木!!







Friday, September 4, 2015

65万的惯性商机

干净大集会以后,贪污王的新狗大懒觉将军要求主办方付出65万的清污费。

许多人大怒狂屌大懒觉将军。
说收费乱搞。

本座觉得大懒觉没错。

按照贪污王帮派的惯例,65万已经算你便宜了。
64万进贪污王与大懒觉党羽私人户口。
1万块钱请外劳去扫地。
这是贪污帮善于买贵的惯例。

如果是贪污帮自己的集会,就算只有10万人出席,最少也算650万啦。
1万给印尼仔清洁,649万入私人户口,你不懂咩?我们的law 来的吗?

建议干净会照付。贪污帮看到这个商机后。未来就会大力支持干净大会的。

这叫各取所需。

贪污国万岁。

Thursday, August 20, 2015

丘光耀博士: 离地无法力敌,实干才能智取

离地无法力敌,实干才能智取
文/丘光耀博士








大马没有社运、学运、工运、农运和妇运的传统,我们只有选举运动的实操经验。
然而,环顾第三波民主化潮流的各国案例,光靠选举来推翻威权政体并不足够,往往需辅以有力的街头运动,才能成功将威权的党国体制转型为民主国家。
我国如今正走到十字路口,制度性的选举舞弊和多元民族的社会结构,即便反对党的战略联盟如何调整,反对党领袖的主观能动性如何灵巧发挥,似乎也很难在全国范围单靠选举改朝换代。
纳吉政权的极度腐败已无需在此赘言,但是为什么就是无法拉他下台?
坦白说,单靠巡回演讲、文告宣传、媒体揭弊等撼动不了纳吉。我们议会斗争的标准作业程序(SOP),早就被纳吉看穿,如呼吁召开紧急国会、成立皇委会、呼唤跨党派救国联盟等,总不敌纳吉的“霹雳手段”和金钱政治。
所以在郁闷的残局中,群众才会从外国实例寻觅灵感,对街头抗争投以巨大的想象和热情。香港、台湾、中东、泰国都是我们参考和借鉴的经验。
BERSIH 4 遂成为了推翻纳吉的一个集体心理投射之“无限可能性”。然而,大家想象的BERSIH 4未必相同,也未必符合各自的期望,甚至和过去的BERSIH 1、2、3也存有认知距离。
我尝试简单区分当今四种想象的BERSIH 4:
温和派:符合净选盟的官方想象,上街只是要表达群众的愤懑,所以人越多越好,但是避免和警方冲突。它不是以“人民力量”推翻暴政的革命,不是瘫痪政府运作的占领式抗争,更不是终结巫统政权的最后一战。黄进发的论述是其典型代表。
保守派:认为纳吉为了自保,或会不择手段地疯狂镇压示威群众,所以最好还是避免上街,尤其华人当留在家里,不要沦为国家暴力机器下的牺牲者。
激进派:“公民抗命”的想象,虽然坚持和平非暴力路线,但是要致力于打破大马示威运动的墨守成规。持这类观点的人,包括笔者和一些激进派的学生领袖、社会主义党和网络写手。
革命派:匿名革命者的想象,认为没有流血就没有民主化的到来,所以牺牲性命也在所不惜。这类观点,不是来自职业革命理论家的分析,而是网络上的愤青,它没有任何组织背景,或是一些自诩“匿名者”的组织,以威胁将发动网络黑客行动来迫使纳吉自动下台。
如今,不准备上街的人,可以是保守派,也可能是激进派,最想浑水摸鱼的,正是革命派。
温和派最害怕忽然爆发暴乱或失控的场面,不论是来自警方的专业挑衅者(Agent Provocateur)还是来自革命派的匿名袭击,包括激进派的抗争引发流血冲突。
温和派也担心保守派的观点发酵,导致上街人潮不理想,发挥不了温和派想象“人山人海”的局面。
本来就不准备出席的人,通常都会利用保守派、革命派或激进派的观点,来合理化自己的冷漠和懦弱。
在我还未全民阐述我的观点之前,且让我将示威抗议区分四大类:
1、纠察行动:针对民生小议题,影响范围小的小型集会,如住宅区垃圾没有及时处理、马路改道或封路等等。号召示威的是居民委员会,参与者数十人,连同当地 州议员,邀请地方版记者来採访,甚至邀请发展商来“对话”,目的是给地方政府或发展商构成压力,迅速解决问题。这种小规模的示威,天天都在发生,不会引来 镇暴队,参与者也没有人身风险,通常一个小时内搞定收工。
2、抗议行动:针对民主人权议题,受到特定组织的高度关注,但社会动员范围有限,如关闭《The Edge》、学生领袖和学术人员被《煽动法令》对付、穆斯林NGO反对以色列滥杀无辜等等。这类议题会引发公民社会和媒体热议,但积极参与反对者不是一般 老百姓。示威会有短程游行,参与者来自特定社会界别的精英,示威多半以提呈备忘录结束,会引起国际舆论关切,但不会引发警方暴力镇压。
3、抗争运动:针对民生民权重大议题,影响范围较严重,如反对公害、剷除某族风俗地、反对消费税等。这一类议题所引发的示威,次数会连续发生,参加示威人 数比1和2更多,甚至出现跨区动员,高阶政治人物和非政府组织领袖也会涉及,示威场面或有爆发冲突,媒体亦会高度关注,警方会援引暴力和恶法检控涉及者, 示威后是耗时好几年的法庭诉讼。
4、公民抗命:全民挺身捍卫国家尊严或推翻暴政(独裁者)的大规模群众上街运动,这类会引起重大歷史变迁的大议题,如六四民运、台湾百合花学运、中东茉莉 花革命、香港雨伞行动、台湾倒扁“天下围攻”等。这一类的示威严守“非暴力路线”,是它引起广泛同情和凸显独裁者残暴面目的道德制高点,包括争取国际人道 主义的声援。“公民抗命”多半会有统一的颜色标志、口号、纲领和讨伐暴政的“出师表”。社会动员也跨越党派,非政府组织串联接力已是常态。它的抗争亦会引 发国内外媒体和区域政治的高度关注或角力。需要指出的是,动员社会参与“公民抗命”的过程中会有高度政治风险和面对人身安全的威胁。因为被施压方肯定会动 用国家暴力机器镇压、流血清场。这类“公民抗命”会影响一个世代的价值观,不论史观如何,均会被书写入史册。
至于即将到来的BERSIH 4,将会是什么局面呢?
依我看来,温和派的抗争运动是最符合主办方和各个反对党(不包括伊斯兰党)的想象。至于会否在34小时后示威演化为激进派的公民抗命,则要看我们如何为後者做更多的经济资源和社会心理储备。
我不赞成将我们的资源仅仅局限在温和抗争运动,或者阻止社会大众去想象激进派公民抗命的可能性。只要不是蓄意搞革命,不主动挑衅、不搞暴力鬥爭、不鼓吹任何恐怖袭击,那么“公民抗命”才有可能促成历史变迁。
我由此主张大家应该在温和抗争运动和激进派公民抗命之间做好准备。我的具体建议如下:
1. 既然这次bersih 4准备过夜,那么主办方就当考虑将集合时间从8月29日的下午2点改到黄昏5点,等太阳西下后才开始出发游行。过往的SOP之所以两点集合,为的是 lawan到petang六点收工。如今要留守34小时,首发的4小时不应该让群众暴晒,浪费“抗争成本”。
2. 主办方不能主动宣布8月30日晚上12点就收场,这个底牌一开,你的运动就不会有威慑力。因为纳吉知道你只是玩34小时,又何必应酬你的“诉求”?
3. 主办方应该从现在开始,广泛释放“和平抗争”的讯息来鼓舞社会大众,如征求社会大众赞助十万条麵包、十万瓶矿泉水、两万个帐篷、两万包米粉……这些物资数 据会让参与者“想像”和平抗争运动的时间有多长,也让纳吉“想像”参与的规模有多厉害。记得,公佈的数据都是筹集和平的物资,它同样会产生“威慑作用”。
4. 主办方应该预算在第一阶段的集结后,要求纳吉出来对话,大规模的群众运动一定要迫对方出来“答应”你的最低诉求,对话议程可以商议。过去的上街抗争,从来没有迫使对方出来“对话”,连派代表都没有,可见我们的战略思考不够周延。
5. 如果对方不出来“对话”,主办方应当放话“将抗争行动升级,比如学生或示威群众开始绝食”,换取更大的媒体关注,制造舆论压力。就是要对方出来“对话”,不能让纳吉躲起来34小时,然后你自己宣布准时收场。
6. 主办方应当组织纠察队伍,既然伊党不参与,Unit Amal不出来,那么主办方就要组织防御性的队伍,控制场面,保护群众。主办方也要开始训练纠察志工基本的防暴技巧,包括被殴打时应保护的重要部位,减少冲突的创伤。
7. 主办方当公开邀请外国使领馆派出人员“观察” ,证实大马人民的抗争是绝对和平非暴力。
8. 主办方当致函给各州苏丹和统治者,表达人民和平抗争的纯真目的,就是为了挽救这个国家的尊严,免受贪污文化的吞食。
9. 主办方当邀请国内各宗教界的领袖们一起出席,为这个国家祷告祈福,免受魔鬼的伤害。
10. 主办方当邀请全体国州议员出席,不论他们的党派,看看谁是历史变迁的推手,谁又是维稳结构的帮凶。
11. 大型的群众运动,一定要有大型音响设备、舞台和灯光。第一是为了方便统一指挥,舞台就是司令台,好的音箱绝对重要。因为人潮若有数万人,按照过去的 SOP,若只是用简陋的扩音器,根本无法有效传达指令。第二,集会34小时不可能都是纯演讲,比如邀请沙末伯诗歌朗诵、有歌唱、音乐演奏、街舞等。所以 台、灯、声何其重要。第三,国阵一定会如常屏蔽我们的手机網絡,所以大家无法及时沟通,司令台的音响就是关键。万一出状况,要守要彻,都要有效传达指令, 不然下面就会大乱。
12. 纳吉准备用刑事法典124(B)来对付我们,所以建议主办方当正式公开邀请选举委员会,约定他们在34小时裡,派人到我们集结的广场,开设临时“选民登记 站”,为21岁的年轻人登记做选民。故此,主办方就可以公开说,我们是堂堂正正鼓动21岁的年轻男女,上街去登记做选民。我们那裡有“颠覆议会民主”?我 们是“巩固议会民主”才对。
按我的观察,马来西亚BERSIH“离地”的中产精英多,“力敌”的激进份子少,少之又少。靠集会互相取暖的多,在街头抗国阵命的少。
德国哲学家黑格尔说:“凡是存在的都是合理的”。纳吉之所以能这么贪、这么奸,我们温和的反对党和疲弱的公民社会难道没有责任吗?
一句话,829街上见,但829前要筹大钱,准备足够的资源,力图打破昔日被纳吉看穿的SOP,抗争避免流血牺牲,但也不能只是为了相互取暖。
Bersih 4过后,我们当脚踏实地去推动选民登记运动,让21岁的政治新鲜人参与改朝换代的洪流,用和平宪制的手段来推翻国阵,引来马来西亚的Ubah之春。



Friday, August 14, 2015

别把自私自利的品德留给孩子

昨天早上吃点心,遇到一位许久不见的年长朋友,由于只是他两夫妻,我们就坐在一起吃早餐。
这位朋友五十多岁,为人低调,却是一位千万富翁,澳洲新加坡泰国都有房地产,随时可以移民。


很快的,我们谈到了当今国内的乱象,我分享前晚我出席行动党在MBPJ Civic Hall的筹款晚宴。


他说下次有这样的活动,一定要通知他,他会带孩子来出席。


他更说他将会带孩子出席月底的Bersih 4.0, 这让老卖好奇与非常的汗颜。因为老卖曾经为了打算移民而还在考虑要不要去这次的Bersih,之前的我都有去。


我很好奇的问他,为什么要出席,因为我的印象中,越有钱的人越会明哲保身(对不起,这只是老卖个人的偏见)。以一个身家几千万的人竟然要出席,还要带孩子去??


他告诉我他只有一个原因,因为他不想留下一个自私自利的品德与榜样给孩子们,他要孩子成为有担当有责任的人,无论是对人,对己,对家庭,公司与国家。


借黄易的形容词,这答案令我虎躯一震。


我告诉他,这次很可能有暴乱哦,他说“确定没有暴动才去的,不叫责任,不叫担当,他不会用这种方式教导孩子。” 我虎躯再震。


他进一步说,生在战乱年代的人,会了解先有国才有家,我们没有机会感受,但是今天的大马,已经是这样,因政府腐败而衰退的经济,很快将会让许多家庭带来巨大的影响,还不出来难道要等到国家破产才出来吗?


我问他,你生意受到马币贬值影响大吗?他说马币贬值对他影响是正面的,因为他是做出口的,大部分生意在国外。
他认为大部分的人,就是因为“还没有感受到”或是“只感受到一点点”所以还在“事不关己,只是在手机里骂一骂发泄就算了”,这样的行为根本于事无补,有些人更根本连骂也不敢。


他说他已经预了警方可能会采取更加激烈的手段,但是这更加需要出席,因为国家已经没有其他的路了。我忙问为什么?
他说,当特别行动小组被解散与2.6亿的“答案”公布后,已经显示有人不再讲民主与法律了,一心耍赖来保有自己的位置了,当你还在用正统民主手法要他退位,一定是很天真很白痴了。


老卖受教了。


我不想将来我女儿长大了,知道了历史上有Bersih4.0这回事,问我有没有去时,我告诉他我没去,那会是一个很无地自容的答案。
反而我会告诉她们,当年大家都在害怕有动乱,但是你老爸还是敢去的各种原因,让她们明白,什么叫担当,什么叫责任。
当然,有许多朋友就因为害怕集会有事,到时谁养我的家庭孩子?(哦,这么说好像过于严重了,但是,偏偏有许多就是这么想的。)




朋友,国难当前,家庭责任,不该是我们自私的理由与藉口。


更不要把自私自利的品德,留给孩子们。


4.0只是一个艰辛的开始。它是国家的考验,也是我们身为百姓的责任与品德考验!






当今大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