盛情点击

Saturday, July 24, 2010

请相信拿鸡可以改变 丑闻之国

在拿鸡哥上任首相后,提出了表面开明的“一个马来西亚”,再加上他频频的作出许多亲民的动作。
让许多人相信他是一名开明,友善与公平的老大。

虽然,污统所控制的先锋报,不断的发表非常极端与敏感的种族报导,大部分人民始终相信,
那是污统内鹰派(最可疑的是木油丁)的人的作为,大家可能还会觉得拿鸡也很无奈。

但是,一个人的品行与价值观,不会因为他成为首相就会改变,不然就没有“江山易改本性难移”这句成语了。
各位,详细的读一读这篇来自“当今大马”的报导,
如果你读完以后,还是相信:
1. 拿鸡是有诚意改革的。。。。
2. 拿鸡是开明的领袖。。。。
3. 拿鸡会大力铲除贪污。。。
4. 拿鸡会让大马明天会更好。。。。
5. 拿鸡政府的5合1起价是逼不得已的。。。。

你一定是一个,有点“天真”,有点“傻”的蠢材。
不然就是最近在我的blog留言的10pm兄所讲的“傻嗨”。。。。
而且是“大种傻嗨”。。。。


=============================================
国防开支23年耗1789亿
军购案屡传弊案谁来买单?

郭史光庆
2010年7月22日
下午 2点48分
分享 219专题(一)

从1957年独立至2009年的财政预算案,国防部都是拨款第二高的部门,仅次于教育部。根据官方数据,从1987年至2010年,国防部的开支总额高达1789亿8900万令吉,但却屡屡传出各种军购丑闻与弊案。这些年来纳税人究竟为多少“冤枉”的军备采购“买单”,已无从计算。

《当今大马》从即日起,将一连三天刊登军购案专题报道,探讨军购弊案一再发生的原因,以及如何加强军购案的监督与制衡。

23年激增5倍以上

根据官方数据,国防开支从1957年独立开始,每年都占据财政预算案的第二高开销,一直到2008年我国面对全球金融危机,国防开销才在2009年的财政预算案中的亚军排名才开始滑落。

国防部在1987年的开销是20亿9000万令吉,2010年财政预算案的拨款则上升至110亿1300万令吉,23年内增加了5倍以上。

若总计1987年至2010年财政预算案的国防开支,总额高达1789亿8900万令吉,这笔钱足以兴建6个布城或大约6万间小学。

军购弊案总值268亿

既然开销如此庞大,理应有相对严谨的监督与制衡机制,来确保这笔钱没遭滥用或被浪费掉,但国防部几乎每年都会爆发令人乍舌的巨额军购案。

《当今大马》整理了过去数年来引起媒体追踪,轰动全国的军购案。

这些受到质疑的案件,包括超过73亿令吉的鲉鱼型潜水艇、32亿令吉的苏凯战机(Sukhoi-20MKM)、67亿5000万令吉的巡逻舰丑闻、F-5E战机引擎失窃案、15亿4200万令吉的欧洲直升机、80亿令吉的装甲运兵车(APC)、不合规格的军人制服与配备,以及军备公司Airod被指抽取570万令吉佣金的案件等等。

这些案件总共涉及约268亿令吉的款项。

纳吉掌管期间频爆发疑案

值得一提的是,这些军购弊案都是在纳吉出任国防部长期间发生,其中多数不是毫无下文,就是仍在调查中。

至于执法单位开裆调查的案件,一些无法找到问题,另一些就算被证明出现舞弊,也没有任何的高官受对付。

《当今大马》将在明日刊出的第二部分专题,分析军购案频频招致质疑的原因、国防部现有的采购程序与问题,以及前军方高层与将官在退休后,纷纷摇身一变为军火公司董事的“旋转门”风气。

重大军购舞弊案件:

逾73亿令吉的鲉鱼型潜水艇

国防部在2002年向法国的DCNS公司以及西班牙的Navantia所采购的两艘鲉鱼型(Scorpene)潜水艇,不仅引爆剧情高潮迭起、扑朔迷离的军购丑闻,更一度让我国及首相纳吉成为国际媒体焦点。

根据政府的最新声明,这项交易的总额高达67亿令吉,不过在野党质疑最终数目很可能突破73亿令吉。

这笔交易的主要争议是一间扮演中介角色的本地公司Perimekar私人有限公司,被指收取5亿1000万令吉的佣金,但是国防部却再三否认,并坚持这笔钱是潜水艇交易的“协调与支援服务费”,不是佣金。

控制这家公司的是纳吉的亲信阿都拉萨,他与另外两名负责保护正副首相的特警,被控谋杀蒙古女郎阿旦杜亚,不过其唆使谋杀罪名不成立而获得当庭获释。

受雇于阿都拉萨以阻止阿旦杜亚骚扰阿都拉萨的私家侦探巴拉,则在命案审讯结束后发表法定宣誓书,声称纳吉与阿旦杜亚有染,以及阿旦杜亚是潜水艇交易的中间人,来马旨向阿都拉萨追讨50万美元的交易佣金,结果不幸遇害。

但他却在隔日突然宣布撤回宣誓书,之后就与家人一起闹失踪,直到15个月后再次于印度现身。巴拉声称一名与首相夫人罗斯玛关系密切的地毯商人迪巴(Deepak)及纳吉的弟弟纳兹因透过威迫利诱的方式,以500万令吉收买他,要他收回对纳吉的指控。

这项案件甚至惊动法国检察署介于调查,当局也在调查DCNS与其他国家的潜水艇交易,包括台湾与巴基斯坦,其中台湾的调查已证实有关潜水艇交易缴付不当佣金。

巴拉已经接受法国当局的调查盘问,并以书面方式回答大马反贪污委员会的问题,该会目前刻在调查巴拉的指控。


F-5E战机引擎失窃案

我国空军在2008年5月爆发两架停放在新街场空军基地的F-5E战机引擎失窃的案件,使到空军高层贪腐的指控再次浮现。它们是在2007年失窃,透过黑市出售给一间南美洲公司。

国防部长阿末扎希初时声称每架引擎价值5000万令吉,但是较后却澄清说仅30万令吉。

当局最后追踪引擎至乌拉圭,并成功在今年6月将之运回国。

负责调查此案的国会公共账目委员会声称,没有任何高级空军官员涉及此案。

总稽查司较后只提控两名空军中士和一名公司董事,但是42岁的空军中士塔曼德兰(N Tharmendran)却爆出惊人内幕,声称自己遭军方的情治人员屈打成招。

目前这宗引起在野党高度关注的案件仍在审讯当中。

15亿4200万令吉的欧洲直升机

在2008年10月,出现两封由本地一家军备代理公司Mentari Services私人有限公司的主席查哈(Zahar Hashim)撰写信函,指控内政部多付14亿1900万令吉,购买12架Eurocopter Cougar EC 725直升机,以取代频频发生意外的鹦鹉(Nuri)直升机。

他指国防部有意支付23亿1700万令吉购买,虽然其他公司能以8亿9800万令吉的价格,提供相似的直升机。

这两封致给纳吉的信件也提出其他疑点,包括纳吉在卸下国防部长职,以调职至财政部长的两天前,匆匆签下这项交易的意向书(Letter of Intent)。

虽然国会公账会的调查发现这项交易的招标过程没有出现任何滥用程序的问题,但是却承认国防部没有试驾要购买的直升机。

国防部则否认交易出现舞弊,并在今年3月8日正式完成交易,以15亿4200万,也就是低过查哈所指的价格,买下这12架直升机。

32亿令吉的苏凯战机(Sukhoi-30MKM)

国防部在2003年5月耗资32亿令吉向俄罗斯国有公司Rosboronexport购买18架苏凯战机(Sukhoi-30MKM),以取代空军现有14架已服役20年的美国制造F-5E战机。

这项交易通过一家本地代理公司IMT Defence私人有限公司进行,这间公司的主席正是前巫统部长兼马六甲首长莫哈末阿迪(Mohd Adib Adam)。

丑闻是在2005年爆发,当时IMT Defence的一名前董事莫哈末再努里(Mohamad Zainuri Mohamad Idrus)入禀法庭以及向警方报案,指控莫哈末阿迪在纳闽免税区秘密注册一家名字与IMT Defence接近的公司,以便把战机交易所获的3亿8000万令吉佣金,存入这家新公司。

不过,当局最后并没有采取行动对付莫哈末阿迪,而国防部也辩称,是Rosboronexport要求本地公司协助这项交易。

67亿5000万令吉的巡逻舰丑闻

2007年月7日提呈给国会的2006年总稽查报告指出,国防部发给PSC-Naval Dockyard公司的53亿5000万令吉,以建造6艘巡逻舰的工程,已膨胀至67亿5000万令吉,正濒临全盘失败的结果。

PSC-Naval Dockyard是由巫统诗不郎再也州议员阿力夏的胞兄阿敏夏(Amin Shah Omar Shah)拥有。根据合约,该公司需要在2004年开始交货,并在2008年4月交出所有6艘巡逻舰,但是直到2006年中旬,它只交出两艘无法全面操作的巡逻舰。这两艘巡逻舰接获298宗投诉,分别出现100和383个未完工的部分。

报告也发现,截至2006年12月为止,虽然该公司只完成28亿7000万令吉的工程,但是国防部却已缴付42亿6000万令吉的费用给该公司,等于多付了13亿9000万令吉。

它指出,政府只根据定制确认书(confirmation of order),而不是交货进度,来付还42亿6000万令吉之中的大多数额。

另一项惊人揭露是当局无法稽查14项介于1999年12月至2002年1月之间,总额高达9亿4346万令吉的付款,因为有关文件已不翼而飞。

报告估计,政府能够基于该公司延迟交货而索取至少2亿1400万令吉的罚款,但是内阁却接受该公司的要求,取消这笔罚款。

报告也发现国防部在签署合约时就缴付10亿7000万令吉的订金,相等于20%的合约价值。

总稽查司也点名由纳吉领导的计划指导委员会肩负不力,并促请财政部与国防部成立联合委员会来跟进该计划。

在政府的插手下,该公司由另一家军备公司Boustead控股有限公司收购,以重振这项计划。曾一度被誉为“大马奥纳西斯”的阿敏夏,则在2007年10月被宣判破产,不过并未受到当局的调查或对付。

80亿令吉的装甲运兵车(APC)

民主行动党八打灵再也国会议员潘俭伟,在今年4月揭露国防部有意以80亿令吉购买257辆装甲运兵车(APC),这项价格远远超出市价。

国防部是在2010年亚洲防卫展上,与Deftech私人有限公司签下80亿令吉的意向书(letter of intent)。

不过国防部表示,虽然意向书已发给该公司进行详细的研究,以确定这些装甲运兵车是否符合国防部的标准,但是该部仍未作出最后决定。

该部也解释,购买装甲运兵车是要提升我国的国防系统至国际水准。

3亿1500万租用飞机演练仪器长达15年

流亡海外的著名部落客拉惹柏特拉在其部落格《今日大马》公布具有纳吉签名的国防部内部文件,指纳吉在2007年批准空军向一间本地公司Aerotree私人有限公司,租用15年的飞机演练仪器(Aircraft Combat Manoeuvring Instrument)。每年的租金是2100万令吉,15年共耗资3亿1500万令吉。

有关仪器是供空军人员进行训练,之前他们是在泰国的呵叻(Korat)进行训练,每年耗资200万令吉,因此租用有关仪器的价格比原来价格高出10倍以上。。

拉惹柏特拉所公布的文件也显示,纳吉批准合约以直接谈判的方式进行,并没有公开招标。他也指控这项合约不符合程序程序。

然而,当局并没有对此案采取行动。

不合规格的军人制服与配备

2007年9月公布的2006年总稽查报告发现,从2004至2006年供应给军队,总值1亿175万令吉的作战制服、皮鞋以及防弹头盔当中,许多并不符合军队的规格。

报告揭露5000个价值介于481至484令吉的防弹头盔,都出现严重的缺陷,但是当局依然把它们分发给军人使用。

这些头盔由Seri Mukali私人有限公司供应,该公司在2004至2006年期间获得价值1983万令吉的合约。

其他不符合规格的物品包括作战制服、织带以及皮鞋。

报告也指出,国防部并没有根据合约,要求另外4间延迟交货的供应商缴交罚款。

Airod被指抽取570万令吉佣金

反对党领袖西华拉沙与赛胡先阿里在2003年报警,指一家为空军提供维修服务的公司Airod私人有限公司涉嫌贪污。该公司主席是阿末佐汉(Ahmad Johan),其中一名董事则是时任第二财长贾玛鲁丁(Jamaludin Jarjis)。

他们声称掌握证据,证明阿末佐汉支付570万令吉给另一家由阿末佐汉与儿子艾伦(Edron Hayata)联合成立的公司Quality Ranch。

财政部与该公司在2001年6月签下1亿230万令吉的合约,把两架大马空军拥有的C130运输机的维修工作交给该公司,而上述570万令吉的付款,名义上是这两架运输机的“咨询服务费”。

但是,赛胡先阿里却指出,虽然咨询服务的合约是发给在航空领域没有经验的Quality Ranch进行,但是真正的咨询工作是由美国公司Lockheed Martin所进行,因此,他们怀疑Quality Ranch实际上的角色是从Airod抽取570万令吉的佣金。

不过,有关案件至今同样毫无下文。

2 comments:

大佬:“反秤复民” said...

我只勉强相信火箭的改变而已,垃圾的完全不信。

阿虫 said...

那您的意思是说伪大的马华和民政都是超级大傻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