盛情点击

Sunday, December 18, 2011

只要不是巫统!

(好文转载)
【乱石崩云/唐南发专栏】
人权斗士哈里斯依布拉欣(Haris Ibrahim)近日推介其最新“搞作”“只要不是巫统/国阵”,此正其时。

非马来人反对巫统可谓天经地义。一个摆明车马以狭隘种族主义为根基的政党,多年来政策偏差不断,受害者蕃,而非马来人深感自身尊严被剥夺,无法享有正常的政治地位。

当非马来人在对国家政策或政府施政提出异议时,巫统最直接的回应方式就是通过《前锋报》、国营电视和第三电视营造这些人“不感恩”,“对国家缺乏效忠”,“不尊重王室”甚至“侮辱伊斯兰教”的印象。

例如槟州首长林冠英曾在新加坡谈及柔佛治安不靖的事实。对于林首长在外人面前数落自家人的作法,我们可以争议,但当柔佛州苏丹就此口出怨言之时,不难想像在其背后暗笑的是哪股政治势力。

更别提早已让人厌烦的清真寺祈祷声和其他宗教对穆斯林开展慈善活动所引发的争议。

非马来人活得没有尊严

换 言之,在巫统统治之下,非马来人几乎没有自由和理性谈论政治的权利,因为一个不慎就成了全国媒体的焦点,还得劳烦早已是泥菩萨过江的马华公会或民政党或国 大党的领导们大费周章奔走斡旋,何等划不来。于是大家抱着“多一事不如少一事”的心态,几十年来面对体制不公也只能噤声,可说活得相当没有尊严。

巫统坐大,自然矮化了非马来人政党。因此,当巫统领袖慷国家之慨,周游列国(即欧美日等先进国)接见公派的马来学生并招纳其中精英加入巫统当儿,和马华公会关系密切的伦敦马来西亚华裔学生会曾经穷得连年夜饭的钱都得学生自掏腰包。

林 良实时代后期和黄家定当家以后,虽说勉强风光,却也只能通过搞中秋晚会和辩论会之类的社团活动来“礼贤下士”。当然,比起黄家定替总会长拿公事包的过往, 算是有了进步。但我们何曾听说有哪位巫统的部长是因为给马哈迪或阿都拉或纳吉 - 甚至罗斯玛 - 提公事包而上位的呢?

总归起来,巫统的霸权让非马来人面对委屈只能闷声,也让除了砂拉越的土著保守党以外的“国阵友党”们活得比小三还不如。这一票窝囊的政党,如何还能在历届大选得到可观的非马来人支持,实在是一个值得深究的问题,龟莫笑鳖没尾巴,华人也不好继续嘲笑马来人。

一切改革沦为笑柄

巫 统不断妖魔化想多争取本身权益的非马来人和穆斯林,以营造各方的恐惧和排斥来巩固其领导地位。马哈迪主政期间,碍于需要非马来人的选票,被迫将其“打压 面”缩小。于是,马华公会和民政党代表“好的华裔马来西亚人”,行动党和华教团体是“不好的华裔马来西亚人”。当后者以民主手段挑战其权威之时,即被批为 “反马来人”,“不接受多数族群领导”;当非马来人放弃抗争选择移民之时,又被嘲笑为“当逃兵,不爱国”。

下台以后,马哈迪已经无所顾忌,因此我们在308以后经常听见他大放阙词,忠告马来社群提防华人夺权。对此,我们未曾见到巫统高层公开驳斥,逢迎之声倒时有所闻。

扪心自问:马哈迪下台快十年了,巫统这种卑劣的炒作方式,有任何改变吗?这种让大家里外不是人的政治氛围,我们还要忍受到何时?

阿 都拉无力回天,纳吉如今为了保住政权已自顾不暇,一切改革的谈话皆沦为笑柄。砸了大笔公家的钱给自己的‘一个马来西亚’大肆宣传,甚至邀得各报名家为其说 项,到了大选临近的巫统大会,终于还是走回头路,誓死捍卫马来人的权益。坊间有人说他伪善,不管你们信不信,我反正是信了。

让马来社群过度依赖

首相/副首相,巫统/非马来人政党黑脸白脸的戏码演了几十年,歹戏拖棚,演员们不累,我也看累了。

但 巫统嚣张多年,受害最深的其实还是马来人本身。巫统将近六十年的洗脑让马来社群在经济上产生过度依赖,政治上强烈的不安全感也导致想改革又却步的矛盾心 理。到了今天,很多仰赖巫统利益输送的马来人在公共议题上已不问对错,只问肤色和宗教,价值观之错乱比起殖民时代更为不堪。再益伊布拉欣这政治立场摇摆不 定是事实,但对于“要改变国家必先改变马来人”这一个认知,他始终坚持。

然而要改变马来人,就必须对巫统说不,因为这个政党除了口是心非,挂羊头卖狗肉之外,没有其他本事。

尤其党国不分的巫统将公务员系统占为己有,既恩庇又威吓,也成了巫统党内各别派系操弄的工具,以致不时出现上有政策,下有对策的荒谬现象。随着国家可供剥夺的资源日益减少,巫统的权争只会越演越烈,届时举国尽是替罪羊。

最后,新兴国家的主导政党都善于捏造历史,将建国功劳归给自己,甚至上升到了不容置疑的地位。巫统撰述的历史,不光把非马来人和左翼的贡献排除在外,也容不下伊斯兰党,而且随政治需要任意增删,结果是各族群的小孩都成了史盲。

遭唾弃才能躬身自省

土 耳其的共和人民党和台湾的国民党都曾独占国家的历史诠释权。但遭民众唾弃以后,反而能够躬身自省,持续转型,却再也不能将选民的委托视为理所当然。看着马 英九胶着的选情,马来西亚人难道不渴望有一天能看到巫统的领袖同样在电视上接受民众质询?难道不希望有一天我们的报章不再以获得首相接见或以首长专栏为 荣,而是以能与其辩驳为傲。

更重要的是:我不希望华裔的下一代只能通过什么晚会或提公事包步入政坛;不希望看到每当新首相上任就有铺天盖 地,尝试让读者“感觉良好”的吹捧文章;不希望非马来人继续被刻版化成势利群体,同国家和马来人只有经济利益关系,没有其他联系;更不希望看到马来人因为 质疑政府而被批为民族或宗教的叛徒。

真要看到这一天,就必须先从拒绝巫统开始,别无他途。

唐南发是时事评论人,毕业于英国伦敦大学国际政治系硕士班。

7 comments:

居安思危 said...

大树倒了,猴子跑完了,可是树身的寄生物还是有办法继续寄生的。
寄生是它们的本性。本性难移啊。
而且这里是寄生植物培植园!不给它们寄生会翻脸的!
要改变牛不吃草的天性,你说容易吗?

Leslie said...

Read from Malaysiakini some one asked Wee Ka Siong to resign for his incompetence in solving the temporary teachers issue. No way I die also will never resign . I nearly lost the Deputy minister post when Ong Teat Kiat sacked me from the presidential coucile post. That's why I cried openly. More over I have a safe seat in Air Hitam , Johor where 39% of voters are Chinese .

moot said...

简单来说, 种族主义的市场, 都是在于『安全』和『自由』的较量。

种族主义对许些没安全感的人来, 是靠山。 甚至对于剥削了个人的自由,庸众觉得没什么大不了。那代价之高,甚至会毁掉那社群的自我更新的动力,带来毁灭。

安东尼老爷 said...

太深奥了。
本老爷读完这篇文章,还是早睡觉比较好。所以没有评论。

流金岁月~丽莲 said...

其实很简单,也不用想的太复杂,只看懂这句就好了,(真要看到这一天,就必须先从拒绝巫统开始,别无他途)

Fair仔 said...

题外话。 你看污桶是不是在A钱?

看看这分析得很好。 http://chinyauchia.blogspot.com/2011/12/blog-post.html

Anonymous said...

http://jerrieleupen.blogspot.com/2011/12/blog-post_1607.html
丘光耀所讲的民联百日新政。听了很爽,你的文笔比较好,帮忙整理,我email给我的朋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