盛情点击

Monday, June 27, 2011

(救国文章)人民团结,国阵崩裂

白云山

愚昧和懦弱是让专制政权长治久安、万寿无疆的兩大絕药。于是,控制媒体、暴力恐吓成为霸权培养愚民和顺民的两大法宝。巫统—国阵正是仰赖愚民和顺民们的鼎力支持,才成为全球执政最久的政党之一。

其 愚化和恐吓人民的手段不外乎制造种族分化、种族冲突,将一切利民损己的诉求浇上种族化的污汁,設法玷污有关诉求的崇高性、正当性,因为巫统—国阵最惧怕的 莫过于各族团结一致、全民合作无间,共同质疑其政权合法性,群起反抗其政治霸权,使它再也无法随心所欲地贪赃枉法、欺压百姓

因 此,我们可以轻易理解为何专为巫统─国阵干 “脏活”(dirty job)的土权打手(bouncer)依布拉欣阿里会把709民主之行描绘成 “巫族大对决,华族靠边看”的厮杀场域,別有用心地选择了513种族暴动的起源地Kampung Bahru作为 “反民主之行”的推介地点,而且還发表了“华裔囤粮论”。

唤起华社恐怖血腥记忆


巫统—国阵的动机明显,就是不要看到各族站在同一阵线,所以试图唤起华裔恐怖血腥的记忆,达到阻吓作用。假如集会当天真的上演 “华人缺席,马来人决斗”的场面,那么它又可将 “马来人分裂”归咎于非马来人从中挑拨、坐收渔利。

1998 年安华遭革职引发大示威和后继效应,包括公正党的成立,就被许多主流媒体形容为 “马来社会处于大分裂”。当年刚好发生血腥残酷的印尼排华暴动(严格来说是前贪腐总统苏哈多为保卫政权,透过军方策动的暴乱),我国执政者借东风恐吓华人 切勿步印尼华侨后尘。翌年大选,虽然马来票大量流失,但华人一面倒支持,巫统—国阵继续大权在握。

但是,最爱求 人感恩的马哈迪并不为此感恩。他在2000年国庆节献词抨击诉求工委会为共产党,并指后者“看准马来人领导的政府已经衰弱,开始提出种种非分的索求,刺痛 马来人的心。”巫青团副团长阿都阿兹更是率领大约两百人到隆雪华堂示威,还恫言火烧隆雪华堂建筑物。由单一族群提出的改革诉求总会落此下场,惟全民参与方 能水到渠成。

经过1969年513事件后,华社确实被 “吓大”,而且被 “吓怕”,怯于参与浩大的示威活动。这种恐惧感扎根心底且蔓延后代,正中巫统—国阵恶霸们的下怀,不时举剑唬人,以恐吓华社为乐。 “囤粮论”只是一种近乎直射性吓唬华人(你上街示威就准备挨打),甚至带有鄙夷意味(看死你只敢呆在家里囤粮)的暴力语言。

华人50、60年代走上街头

在 这些恶霸们的眼里,土著(马来人)象征着愚昧,可任其唬弄;非土著(华人)则象征懦弱,可任其吓唬。于是,依布拉欣阿里像个 “历史白痴”般指华人不曾参与示威。事实上,华人前辈发动示威游行、学潮、罢市、绝食等履行宪赋权利的行动时,依布拉欣阿里还在吮手指头、发白日梦。

在风起云涌的50、60年代,华人走上街头、与军警抗斗,属于常态。1957年,联盟政府改制华文中学,强行驱逐数以万计超龄生,引爆为时一个月的全国大学潮。

“11 月14日,槟城四中学:钟灵、韩江、槟华、中华的千多名学生集中槟华女中,抗议驱逐超龄生及华校改制。警方包围槟华,并使用催泪弹驱散校外学生,校内学生 坚持到中午才离开会场与校外学生汇合,然后分小组在市区游行。” (摘录自《马来亚劳工党斗争史(1952年-1972年)》

1966年,扩大越战的美国总统林登.贝恩斯.约翰逊(Lyndon Baines Johnson)访马,华人居多的劳工党发动在全国各地发动反美示威,其中包括怡保、吉隆坡、巴生、芙蓉、马六甲、麻坡、峇株、居銮、古来、新山等,以槟城和雪兰莪声势最浩大。

“这时候整个(槟城)过港仔已经形成一片人海,小红旗到处飘扬,汇集成一条红色的河流,口号声震天动地。……二条路和其它许多街道的群众为了保护游行队伍,不断以各种办法还击镇暴队。

妇女小孩老年人也都出来参加斗争,有的从楼上向警车、镇暴车丢瓶子、石头和其它东西。有的在路上设立障碍物,有的在街道两旁向镇暴队喝倒采。虽然警方射了许多催泪弹,也举枪出来威胁,但仍不能吓倒群众……。"(摘录自《马来亚劳工党斗争史(1952年-1972年)》

华人发动示威游行有史可据,但无关种族诉求,反之是受到追求社会公义的良知所驱动。今天,巫统—国阵最不愿看到的局面就是各族并肩作战,共谋改革大业,所以希冀透过制造种族仇恨、分裂人民,把大家引往1969年的黑暗历史,让勇气凝结成恐惧

全民改革契机已至

可是, “人不能两次踏进同一条河流”(No man ever steps in the same river twice),无法与时并进的巫统—国阵只能愚蠢地刻舟求剑,继续团团转地追逐种族分化的尾巴,昏死在种族冲突的妄想之中,直至改革浪潮将它吞没。

我 们因为愚昧和懦弱错过一次又一次与友族同胞合为一体的契机,在呛鼻浓烟和刺眼水炮交逼袭击下,携手勇往直前追求超越族群的公正公义。这一次, “709民主之行”将让巫统─国阵了解 “人民团结”不是在舞台上呈献各族的輕歌妙舞,而是在街头上展现人民对改革的强烈渴望──先从干净与公平选举开始。

人民团结意味改革无望的巫统─国阵,即将在人民力量的冲击下崩裂。这一次,我们看不到种族的肤色,只会看到一波又一波的黄色巨浪扑向那头垂死挣扎的怪兽。
人民的力量,不会让愤懑在肚子里腐烂,终会吐出自己的太阳,吞掉这片天昏地暗!

3 comments:

Anonymous said...

马来西亚的人民一定要团结一致打倒国阵的腐败,马来西亚的人民才会有希望.

Anonymous said...

大家都承认BN腐败。
可是,现今什么政党或联盟可以取而代之?

大佬:“反秤复民” said...

愚民顺民,家里的同屋都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