盛情点击

Sunday, October 9, 2011

很快就轮到大马了!

由于扭曲金融体制与不公的国家政策所产生的中产阶级与可怕的失业问题,正冲击着美国,而这股巨浪,可能会随着各国都有面对同样的问题而会不断的蔓延。。。

加入的国家会越来越多。。。。

最近的财政预算案,更是大力的推动人民往这个方向。。。


不过,我们的政府不怕!因为:

1. 这里愚民超多!
2. 我们的警察的水炮与催泪弹非常厉害!
3. 政客态度强硬+超级黑心!





=======================================

佔領華爾街戰線拉長 行動擴及全球

責任主編:樓乃潔

金融海嘯之後,歐洲各國陸續爆發債信危機,希臘、西班牙等身陷泥淖的國家陸續有不滿的民眾走上街頭,要求政府有所作為。奇怪的是,在這次危機當中受創最鉅的美國,雖然經濟復甦步調比想像中緩慢了許多,身為始作俑者的紐約華爾街卻意外的寂靜。

直到2011年9月17日,情況終於有所變化了。就在美國集體動員紀念911事件十週年之後、以及各國領袖聚集在紐約開聯合國大會的同時,「佔領華 爾街」(Occupy Wall Street)行動在華爾街金融圈展開,上千名自發前來的抗議者佔據了自由廣場(Liberty Square),開始了埋鍋造飯、沒有預定期限的抗議行動。

Gillian
今年23歲,剛從護理學校畢業的待業青年Gillian。(攝影:劉四)

「大企業不誠實納稅,國家大部分的稅收來自於中產階級,這個情況應該要有所轉變」,今年23歲,剛從護理學校畢業的Gillian Cibriano說。她在抗議開始三天後才從朋友口中聽到這個消息,因為新聞遭到主要媒體封殺,紐約時報也在9月25日才開始報導。「我們是99%的群 眾,要站出來讓金字塔頂端1%的人知道,他們不能再這樣恣意妄為了。」Gillian嘗試找工作,但目前仍在失業中,她認為醫院其實需要人力,但因為醫療 支出銳減,無法負擔僱用全職護理人員的成本,她目前只能每週在醫院打工一次。

在廣場上,像Gillian一樣的年輕人佔了大多數,他們有的每天沒課的時候就出面聲援,有的拿著筆電、V8做紀錄、有的發揮藝術專長,現場演奏音樂、作畫、或發起連署行動。從帳篷、睡袋跟禦寒衣物看來,大家都已做好長期抗戰的準備。

「如果這個國家有任何轉變的契機,只可能是來自於人民,不會有其他的方式。」25歲、目前在布魯克林非營利組織工作的 Naif Littles 說,「在美國歷史上,所有重大的變革都是來自於由下而上的草根力量,我們不能等政治人物發揮良心,現在就要讓他們聽到99%的人的憤怒。」他認為歐巴馬總 統雖然有心要振興經濟,但既得利益者的政治影響力還是太大,讓他欲振乏力,人民應該要出來當他的後盾。

P1010759
Naif Littles(圖右)認為,社會變革的主要力量來自由下而上的草根民主
;標語「we are the 99% 」則表達出美國社會99%的人,對1%富人的腐敗貪婪,再也不想忍受。(攝影:劉四)

對於紐約人來說,看到街頭抗議不是什麼新鮮事,但很少人對於變革有具體的想像。「大部份紐約人很憤世嫉俗,每天對著電視大呼小叫,但是卻拒絕相信人 民的行動可以帶來任何改變。」在Thomson Reuters擔任IT工程師的 Charish, 趁著午餐時間走出位於華爾街金融區的辦公室表達他對行動的支持。「我覺得這次行動的可貴之處在於他們願意走出來對全世界說:我們不爽,我們想要改變。」

Charish
工程師 Charish(攝影:劉四)

儘管行動情勢依然高昂,自由廣場在最高峰時曾有高達將近四千名群眾,每天平均也有五六百人,佔領行動也延燒到全美甚至全世界各地,在 "Occupy Together"的行動網站上已經有將近一千個城市表示將陸續加入佔領行動。

然而,儘管不滿的民眾樂見行動日益壯大,各界仍然不乏批評的聲音,認為抗議群眾多半是中產階級的白人學生,只是為了抗議而抗議,根本不清楚行動的訴求,許多行動者也擔心太多訴求會模糊行動的焦點,在網上就針對此議題引起激辯(詳見網站Occupy WallStreet )。

有鑑於此,紐約時報專欄作家Nicholas Kristof在10/1的評論《The Bankers and the Revolutionaries》 中給了行動者一些建議,希望他們把訴求具體化,給政府具體的方針,才能把模糊的憤怒轉化成實質改變的契機。包括:一、課徵金融交易稅,遏止投機人士炒作; 二、消除附帶收益漏洞,不能讓大企業的稅率比一般老百姓還低; 三、去除資本利得免稅待遇,以及四、加強金融管理措施,避免無止盡的投機。

10月5日,紐約地區的工會紛紛加入抗爭者的行列,下午大約有一萬人從自由廣場遊行至市政府旁的Foley Square。參加者包括教師工會(American Federation of Teachers)、醫療人員、傳播工作者工會(Communications Workers of America)運輸工作者工會(Transport Workers Union)等 等30個工會組織。紐約地區30多個大學院校的學生、教授也一起走出課堂聲援行動者,表達他們對高學費的不滿,其中不乏公立學校例如紐約市立大學 (CUNY), 紐約州立大學(SUNY)以及私立大學,包括哥倫比亞大學與紐約大學(NYU)。美國大學生多半背負貸款,一名19歲的大學生就向我抱怨:「等我一畢業馬 上就有120,000美金的債等著我,可能永遠也沒辦法還清,我一輩子都會成為貸款的奴隸。」

週末在即,各地的抗爭者也已經摩拳擦掌準備好下一波的行動。繼上週日警方在布魯克林大橋上逮捕超過700名示威者,各界已經看到群眾的決心,戰場只會繼續向外擴張,「目前只有紐約市政府在緊張,我們希望堅持到聯邦政府出面回應為止」,一名行動者說。

P1010950
一名男子的抗議標語上寫著:「政府應為人民服務,而非大型企業。」

6 comments:

居安思危 said...

看人家全身还是干干的哦!
我国警察就会用水淋醒我们!要我们保持冷静!
真的用心良苦啊!

卖博士 字:孔明 said...

o(∩_∩)o 哈哈。。。。

你这句话给拿鸡听到,他们下次就用这个来做借口,大射特射!

安东尼老爷 said...

你博才多闻,金融知识渊博,所以才知道这次政府派那么多钱给老百姓,只是给人民吃糖果罢了,因为大选快到了。
我们这些愚民还以为纳吉哥忧国忧民,希望减轻人民的负担,所以津贴很多日常用品,是一个体恤民困的好政府呢。
原来事实并非如此。
本老人差点被误导要投国政阵一票了,好险。

卖博士 字:孔明 said...

安老大智若愚,是个有智慧的高人!

人生不过如此-沈兴.sim Heng.(1963)。 said...

美国大难临头!!!

大佬:“反秤复民” said...

可惜不少乡下人还不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