盛情点击

Sunday, September 26, 2010

新加坡的马来人

21/09/07 欧宗敏 (转载)

在马来西亚,虽然马来族群获得政府积极在各方面(教育、经济、宗教)扶持与协助,可是飚车族、滥用毒品、犯罪(攫夺、偷窃)等社会问题在马来族群中依然是累积已久、难以解决的老问题。

前阵子,新加坡总理李显龙表示,在过去25年,该国马来族群的教育与生活水平有了显著改善,也成功解决了吸毒问题。虽然该国马来族群依然面对家庭问题(离婚率上升、单亲家庭增加、少女怀孕、早婚),可是总体而言他们是进步了。

马来西亚的极端马来民族分子常常指责新加坡的马来族群遭受不公平的对待,主要的论点是马来族群在殖民时代被排斥在发展主流之外,因此现在他们应该获得更多资源来协助,而新加坡政府不像马来西亚政府般鼎力支持马来族群(推行固打制、新经济政策),所以导致他们沦落为弱势群体。

其实新加坡政府协助马来族群的方法与马来西亚有别,他们的做法较为务实。

1980年代,新加坡政府已经发现较多马来学生的数理成绩一直比其他种族的学生差,他们不要把这个成绩差别列为机密,原因是最终会造成马来族群不满,怀疑政府不公平,因为他们以为他们的学业表现与其他族群相同,可是却考不上大学。

当时的新加坡总理李光耀向马来社区领袖们展示过去10至15年的马来学生考试成绩,这些成绩统计令马来领袖们震惊不已。他特别指出学业表现的差距早在二战前殖民时代就已经存在,并非现在才出现的新问题。他也告诉他们,根据调查显示,只要家长和学生受到激励而付出努力,学业表现会提升15到20%。

1982年新加坡成立回教社会发展理事会(回理会)积极协助马来族群改善生活,政府为马来社区提供会所,开始时每个月从每个马来员工的公积金户头中扣除5角来资助回理会,后来增加到2元5角,新加坡政府则提供1元对1元的资助,这使马来族群感觉参与感,因为他们用自己的钱来资助回理会。马来团体也积极开办夜间课外补习班,让马来学生获得额外的学习。

1980年只有1.3%的马来学生考入新加坡大专学府,1987年已上升至7%,1999年是28%,2005年高达34%。目前有超过80%的马来族群拥有中学以上教育程度。经过25年的努力,与国际表现相比,新加坡马来族群在数理科的表现已经比国际平均水平来得好。

新加坡政府协助马来族群的重点在于花费长时间提升他们的教育水平,而不是推行固打制,牺牲学术水平,让他们“自动及快速”进入大专。凡是成功考入大学的马来学生,新加坡政府都自动给与奖学金。新加坡大专院校的马来毕业生,凭他们的实力,许多已经成为跨国公司的高级主管,而他们的中产阶级人数也逐年增加。

马来西亚政府是采用新经济政策与固打制来协助马来族群。为了快速提升马来族群的教育程度,1971年至1974年间,国内大学录取的马来学生人数暴增 10倍! 今天的国立大学招生依旧使用固打制分配,也造成每年有数以万计的大学毕业生不被私人界聘用(马来学生占大多数),主要原因是英文差劣与不懂电脑。

新加坡的马来族群是该国第二大民族,占人口的14%。经过多年的努力与公平竞争,他们与新加坡一起成长,从发展中国家步入先进国家,他们的生活水平日益提升,日子过得越来越好。1965年,马新分家时,东姑曾经表示愿意在柔佛免费提供土地给那些感觉受遗弃的新加坡马来人,不过没几个人接受他的好意。我想,今天应该也是如此吧。


1 comment:

大佬:“反秤复民” said...

如果想当年由李光耀当大马首相,马来族群肯定比现在更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