盛情点击

Saturday, September 4, 2010

老而不死是为贼

记得有一次与一位上市公司的老板吃午餐,他的公司是马来西亚数一数二的电器供应商。
我们谈到经济景气的话题,很自然就谈到他的行业,他说在他的行业,景气不好的时候,就是他胜出的时候,我不明白。

他说,电器行业竞争非常的强烈,竞争对手越来越多,而当景气不好的时候,大家都面对竞争的时候,那些绩效比较低的公司,就会被淘汰掉。
所以,他说在他的行业,除了是比行销,比品牌效应,也在比“绩效”!
他的公司对绩效的要求非常的高,因为那是他们竞争的“命脉”!

本假博士听了,佩服万分,也觉的受益不浅!
但是,我现在不能讲出他的名字,不然他会被抓起来,因为今天在马来西亚“绩效份子”=“极端种族主义分子”的方程式下,这位大老板,将会是一位“极端种族主义者”!!
可能会被lock up! 我不能害他!

“绩效主义”=“极端种族主义”???
干林老木。。*&…&*¥#@@¥@*&&……&*%%@@~#¥¥#¥%%***%*¥(*¥##。。。。。。X他老X....

1. 老不死的创意真的令人惊叹,他可以把一个歪理,讲成一种真理。
2. 这也证明了为什么老不死可以雄霸一个国家达到1/4世纪那么久。
3. 更加证明这老不死是一个卑鄙废材,他的立场,是可以随着他自己的不同时机的政治需求而转换的。还记得以前,他在大庭广众哭泣,呼吁马来人丢掉拐杖,独立起来吗?当时,他对自己民族那种爱之深责之切的情怀,那种要自己民族“站起来”的前瞻性与伟大的想法,令世人感到,也赢取了各族的支持。
4. 今天,真面目出来了!

本人不是种族主义分子:
我喜欢吃马来人的nasi lemak..
我去机场,常常找的几位的是司机,都是马来朋友。。
开斋节,我常与他们一起开斋。。
公司也有马来员工。。 他们友善而富有创意!

扶弱政策不是不好,但是,要有限制,不能因为扶弱,而影响国家的竞争力。
今天,是国与国的竞争了,如果大马自己都慢慢丧失了竞争力,它要如何扶弱啊?如果马来西亚自己完蛋了,他妈的,谁来扶弱啊?
那些吃得饱饱,随时随地可以拿出一百万来担保自己的政客会吗?
还是但是他们早早已经移民到外国叹世界了?
(飞机如果失事,氧气罩跑出来,是不是玄自己带上,才为旁边的小朋友带?空服员都是那样教我们的呀)

我有许多韩国与日本的生意朋友,常常听到他们谈起他们的政府如何支持他们发展品牌,融资,发展国家网络。。。。 而他们的政府只会支持那些具备强大的竞争力的公司。。 因为这样,政府的支援才能够有最大的回报。他们的政府,一定不会支持那种“体质弱”的公司,因为那叫做“烂泥扶不上壁”。。。跟用“肉包子打狗”一样,不会有回报的。

他们谈到政府如何严峻的筛选这种“公司”,只有让这种公司在国外表现特出,才会返回来巩固他们国家的经济与国家的长远发展。

我听了,会偷偷飙冷汗。

我们呢,天天讲爱国,但是眼光只看地上,连远一点也看不到。

国家都自身难保,还在讲保护政策?

许许多多的大国,已经在呼吁他的国民要强大,要努力,以面对未来更加严峻的各种考验。
我国的政客,还为自己自私的政治议程而“骗取”选票,无视自己族群千千万万的子弟的长远竞争力与发展?

这种政客可耻!
这个老贼去死!

记得新年时有写过这一篇文章。。。。 送给那些废材政客!

3 comments:

大佬:“反秤复民” said...

扶弱政策,现今需要扶持的,是半岛的原住民、砂州的本南族等少数种族。

言之由衷 said...

是咯,扶弱是看需要来扶的,不是把非我族类的忽略掉。也应该要越扶越强才对,不是越扶越需要扶。。。

卖博士 字:孔明 said...

本地媒体近日针对两起有关土著企业家的报道,揭露了政商挂钩背后真实的一面,即巫统政治核心势力长久以来,如何通过遥控土著精英扮演“代理人”的角色,借此操控官联公司或与政治关系密切的企业,让政治势力大举渗透与垄断国家经济资源。
最可悲的是,在这场与经济利益直接挂钩的金钱政治与寻租活动的游戏里,所谓的土著精英最终沦落成负责为巫统政治精英看守资产的“傀儡”,对资产没有绝对的拥有权。这些土著企业家在面对政治势力介入时,很多时候都变得身不由己,只能仍其摆布,生死大权完全操控在政治权贵的一念之间。
首宗报道是有关曾经风光一时,掌控与巫统关系密切的玲珑集团(Renong Group)的著名土著企业家哈林沙厄(Halim Saad),如何在政治势力的插手下,丧失对玲珑集团的自主权,最终被迫把该集团脱售给政府官联机构。
哈林沙厄近期罕见地站出来,接受英文报章《新海峡时报》(New Strait Time)的独家访问,针对各造在过去多年对他的种种指责作出反驳。哈林沙厄指出,政府当初迫使他把玲珑集团脱售给国库控股(Khazanah Nasional)的理由是:“避免对银行体系构成系统性风险(Systemic Risk),以及确保玲珑集团可以顺利重组”。
政治干预丧失企业自主权
但是,他否定了政府提出的理由,并强调玲珑集团根本不需要政府出手拯救(bailout),也没有对银行体系构成系统性风险,因为玲珑集团债券的A评级没被调降,距离届满期还很久(2006年中旬才到期),而且获得南北大道丰厚现金流的支撑,并不会引发任何系统性风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