盛情点击

Saturday, March 17, 2012

➹铁窗首长林冠英:浴火重生的不死鸟➹

(好文转载)
大家晚上好!从大年初一到初三,一连三天和大家讲述了林吉祥的《政海浮沉录》传奇故事之后。今天,要跟大家讲讲林吉祥的儿子,《铁窗首长》林冠英。
我知道林冠英有很多粉丝,尤其年轻一辈的选民特别钟爱林冠英。选民喜欢林冠英,是出于真心。因为他虽然贵为首席部长,但是他平易近人,毫无首长的官架子。他嫉恶如仇,对社会的不平等,对当权者刻意制造各族之间的矛盾冲突,绝不选择沉默,而是用于发声。
虽然这使他遭受牢狱之灾,但是他无怨无悔,不会因为受到残酷的打压而退缩。林冠英能有今天执政槟州的成就,是他和父亲辛苦奋斗多年,卧薪尝胆得来的成果。在谈过了林吉祥之后,紧接着讲述林冠英,我个人觉得,很有意义。
因为林吉祥和林冠英,在传承家族,政治斗争目标理想和贯彻行动党的理念,各方面都有着息息相关的脉搏。在家族里,林冠英身为长子,父亲已经接近退休阶段,他必须接棒,照顾弟弟妹妹,为林家开枝散叶。这一点,林冠英做得不错。他和太太周玉清,已经育有4名子女。
在行动党的党务方面,林吉祥早已于1995年卸下党秘书长的最高职位,交棒郭金福,然后传给林冠英,完成了世代交替的工作。林冠英承继了父亲强硬的作风,在贯彻行动党斗争路线的工作方面,林吉祥绝对可以放心。
在国家政治发展大势方面,林冠英也不负众望,协助父亲圆梦,在2008年的308全国大选,率领行动党第三代年轻新锐大军出战槟州,一举推翻国阵盘踞了40年的槟州政权。继王保尼,林苍佑和许子根之后,林冠英出任槟州第四位华裔首席部长。
林冠英在峇眼国会选区中选,同时也在阿逸布爹州选区当选州议员。他率领的行动党大军,一举攻下槟州19个州议席,与夺得9个州议席的公正党联手执政槟州。308大选,民政党和马华在槟州全军覆没,输到连一席都不剩。这个在槟州马华和民政党史上,堪称史无前例。
执政槟州,圆首长梦
民主行动党获得了创党以来最大的胜利,行动党在全国竞选47个国会议席,中选28席(胜出比率59.57%)。在州立法议会方面,行动党竞选9个州 属的101个州议席,中选73席(胜出比率72.28%)!行动党因此得以和公正党共同执政槟州,并且在雪兰莪和霹雳与公正党和回教党组织联合政府。
霹雳州在民联执政一年之后,由于许月凤和其他两个公正党州议员被国阵收买而倒戈跳槽;致使霹雳民联州政府垮台。许月凤三人的行为和国阵的肮脏手段,已经为大马民主政治再添一个大污点。霹雳州民联政权被国阵使用肮脏手段巧取豪夺,那是题外话。我们言归正传。
关于林冠英,这里建简单的向大家介绍他的背景。林冠英出身于1961年12月8日,出身地点在柔佛州的峇株巴辖。祖籍福建林宝山。父亲是现任怡保东区国会议员。母亲梁玉治。林冠英早期在峇株巴辖和马六甲接受小学和中学教育。
随后到澳洲莫纳斯大学深造( Monash University),考获经济会计学位,是一名合格的会计师。在父亲长期的政治理念熏陶之下,1982年,他21岁的时候,选择加入民主行动党。他在 1983年从澳洲学成归来之后,并没有马上投身政治;而是在银行任职高级行政人员。
1986年,由于父亲林吉祥发动《丹绒一役》而远征槟州,在丹绒国会选区挑战代表董教总加入民政党,出战丹绒国会议席的许子根。林吉祥腾空出来的马六甲市区国会选区,便由林冠英代父守土。
他不负众望,以1万7千多张多数票击败国阵马华候选人,中选为马六甲市区国会议员。那年,林冠英才25岁。因为林冠英继承了父亲嫉恶如仇的个性,使得他针对许多不平等的课题敢怒敢言,很快就成为国阵的眼中钉,肉中刺。
1987年,由于教育部派出不谙华文的教师出任华小高职,引起董教总严厉抗议。当年刚刚度过梁陈党争的马华,还有锋芒毕露的行动党新锐,前所未有的 走到了一起,与董教总联手,在吉隆坡天后宫举行抗议大集会。并且宣布如果教育部不收回成命,董教总将号召受影响的华小展开罢课行动。
董教总,行动党和马华破天荒走在一起的举动,触怒了巫统,在当年的巫青团长纳吉率领之下,也在吉隆坡Kg. Baru举行马来人大集会;扬言要以华人的鲜血清洗马来剑!
两度入狱,卧薪尝胆
局势演变成了种族对峙的局面。当年马哈迪也刚刚走过巫统AB队党争,巫统正需要一些外来事件凝聚马来人的向心力,于是默许属下刻意将原本单纯的教育课题炒成种族课题,借以转移巫统因为党争而闹分裂的视线。引导马来人将仇恨转移到华人身上。
当马来人与华人之间的仇恨被巫统的有心人不断煽风点火,眼看即将一发不可收拾,极有可能重演五一三悲剧的时候,马哈迪展开了雷厉的《茅草行动》,动用内部安全法令,大肆逮捕华裔政治人物和华社领袖。
林冠英和林吉祥父子,还有行动党许多党要,加上董教总的沈慕羽,林晃升,柯嘉逊等等,都被捕入狱。关进了太平甘文丁扣留营。林氏父子是最后两个获得无条件释放的行动党领袖。他们总共被关了长达18个月。
1989年4月,获得释放的林冠英,获选为行动党社青团团长,同时他与英文星报驻马六甲记者周玉清坠入爱河的消息正式公开。同年12月共结连理。
1990年,在林吉祥发动《丹绒二役》的龙头对决中,在槟州巴当哥打击败林苍佑,成功否决槟州国阵2/3州议会优势的同时;林冠英也已1万4千多张多数票成功连任马六甲市区国会议员。
1994年,林冠英扛上了马六甲首席部长阿都拉欣淡比仄。林冠英公开表示,他手头上拥有阿都拉欣的贪污证据。
他指控阿都拉欣拥有来路不明的财产高达2千7百42万元;并且先后10次到反贪污局报案。然而,马哈迪政府掌控之下的反贪污局始终没有采取调查行 动,这令林冠英非常不满。接着,林冠英接获一位未成年少女的母亲求助,指控甲州首长涉及淫乱罪,与15岁未成年马来少女发生性关系。
从来不是种族主义者的林冠英,并不因为前来求助的是马来友族而拒绝协助。他毅然决定代未成年马来少女出头,指控阿都拉欣涉及奸淫罪。因为按照马来西亚刑事法典条文,任何男人若与未满16岁少女发生性关系,无论对方是否出于自愿,都属于违法行为。
可是,林冠英万万没有想到,他仗义为未成年马来少女出头,指控阿都拉欣涉及性丑闻事件,换来的却是令自己陷入无穷无尽的灾难中。虽然这宗性丑闻成功 打击了阿都拉欣的声望,但是,在官官相护的情况之下,阿都拉欣不但官位稳固,也没有受到任何法律对付。反而是代替未成年马来少女出头的林冠英,从此官司缠 身。
首先,林冠英面对总检察署以《1948年煽动法令》对他提出控告,指他发表不实言论,意图中伤马六甲首席部长的名誉。接着,由于林冠英涉嫌印刷及派发传单,因此被总检察署加控以触犯1984年印刷机及出版法令。
仗义出头,反遭出卖
开始的时候,林冠英认为所有对他的指控,罪名都是不成立的。因为阿都拉欣与未成年少女发生性丑闻的事件,他拥有人证。未成年马来少女和她的家人都愿 意站出来指证阿都拉欣的奸淫罪。可是后来的形势发展,却大出林冠英的意料之外。未成年马来少女和她的家人忽然在庭上改口,自己推翻了对阿都拉欣的指控!
后来据说,未成年马来少女和家人只所以改口否认之前的指控,是因为他们私下与阿都拉欣达成和解协议,取得一笔为数不小的赔偿金;条件就是必须在法庭上翻供。
得到了大笔金钱的赔偿之下,未成年马来少女的家人见钱眼开,见利忘义,决定遵守秘密协议,在法庭上翻供,推翻之前所有的指控。这样一来,就陷林冠英于不义了。形势大逆转之下,林冠英已经没有退路。虽然有卡巴星为他打官司,但是在只手遮天的大马政坛,真理是无法战胜邪恶的。
加上马哈迪已经将黑手伸入司法界,所有不听话的法官都被对付,连最高法院院长敦沙列阿巴斯都被马哈迪设法搞到被最高元首革职。取代沙列阿巴斯的阿都哈密,基本上是听命于那哈迪的指示办案。而总检察署更加完全是政府的人。法律已经成为对付善良人民百姓的工具。
经过长达4年的司法抗争,林冠英原本于1997年被判抵触煽动法令和印刷法令罪名成立,必须缴交罚款1万5千元。但是主控官不满判决,认为刑法太 轻,要求重审。于是在1998年8月25日,被法庭宣判加重刑罚,必须入狱18个月。林冠英知道正义伸张无望,不得不面对不公不义的审判,接受入狱的判 决。
这就是直到今天都令知道内情者愤愤不平,宣称《犯罪的人没事,伸张正义的人坐牢》的原因。由于在狱中表现良好,林冠英于1999年8月25日,在《烈火莫熄》的热潮中,光荣出狱。林冠英虽然遭受牢狱之灾,但是他也并非完全没有收获。
这起性丑闻官司为他增添不少政治资本和筹码。尤其重要的是,他的受难大大消除了马来社会对民主行动党的隔阂。许多马来人,尤其是年轻的马来人,对民主行动党的刻板印象已经大大改观。
1999年全国大选,由于林冠英刚刚出狱,按照选举法令规定,五年内他不能参与选举。行动党中央原本打算安排林冠英的妻子周玉清《代夫从军》出战马六甲市区国会选区。
但是由于马六甲州联委会的吴良山等人反对,最后改由党中央秘书长郭金福上阵马六甲市区国会议席;周玉清改到榴莲老温区竞选州议席。结果周玉清成功胜出,并且一再连任成功,加上2008年大选,周玉清已经连续三届中选为榴莲老温区州议员。
巫统霸权,马华堕落
2004年,因为国阵政权进行世代交替,马哈迪交棒阿都拉巴达维;阿都拉形象相对温和中庸;新人事新作风,全民都愿意给于阿都拉政权一个机会。结果2004年全国大选,国阵取得有史以来最辉煌的战绩,马华的国州议员也达到史无前例的多。大家对于阿都拉政权寄予厚望。
那年,行动党秘书长郭金福在马六甲市区守土失败,败给了马华无名小卒王乃志;而林吉祥则回到霹雳州,中选为怡保东区国会议员;重新回到国会担任反对 党领袖。碍于五年不得竞选的期限未满,林冠英只能继续当行动党的助选员。郭金福大选落败之后宣布辞去党中央秘书长职位。林冠英因此接过领导棒子,自 2005年起出任行动党秘书长至今。
由于林冠英被认定是林吉祥钦点的接班人,他在政治上必须有更为突出和显眼的政绩,才足以确认和加强他担任党魁的合法性。所谓突出的政绩,包括对外要能让行动党支持者看到他带给党新的气息;对内更要能让党员看到未来的新希望。当然,林冠英励精图治,表现并没有让人失望。
另一方面,阿都拉领导的国阵,尤其是巫统,自从2004年取得有史以来最辉煌的战绩之后,摆出一副嚣张跋扈,不可一世的嘴脸。他们个个患上大头症。其中以阿都拉的女婿凯利,巫统署理主席纳吉,巫青团长希山姆丁为首的少壮派,更加目中无人。
他们认为马来选票已经完全回流,人民公正党再也不足为患;华裔选民也已经唾弃行动党,重投马华怀抱;因此他们对于反对党不屑一顾;甚至自大到公开表明,巫统已经不再需要华人选票!
当 华社要求国阵政府兑现大选承诺,批准增建华小,和承认独中统考文凭的时候,巫统一张张狰狞的嘴脸纷纷浮上台面!他们使用过去几十年来惯用的手法,将华社的 诉求统统往种族主义的方向带,浑然忘记了当初大选时候对华社许下的承诺。许多《滚回中国论》,《华裔寄居论》,《故意挑战土着特权论》纷纷出炉。
在巫统党中央代表大会上,巫青团长希山姆丁公然针对华社发表极端挑衅的言论,高高举起马来剑,扬言《誓死捍卫马来人特权》,《不惜流尽最后一滴血》云云。仿佛就是马来人的守护神了。
问题是,是谁挑起马来人特权威胁论?是华人吗?不是。是印度人吗?也不是。故意挑起马来人特权威胁论的人,就是巫统自己。他们在表演着《做贼喊捉贼》的年度烂戏!600万华社人民看在眼里,恨在心里;点滴在心头!
当年,得到史无前例大胜,国州议员多达108位的马华,政治力量应该是比过去任何时候都要强大才是;如此鼎盛的阵容,按理来说,应该很有地位和影响 力协助华社向政府争取公平待遇才对!可惜,当我们年对巫统少壮派无理挑衅打压的时候。我们看到的,是一个唯唯诺诺,只会逢迎主人巫统的应声虫!
对于以上各种《寄居论》,《滚回中国论》,《举剑论》,马华不但不敢代表华人说句公道话,甚至还奴颜卑膝的对着主子哈腰驼背!华社给了马华有史以来最强大的支持力量,谁也没有想到,得到的回报竟然是这样。绝大多数的华裔选民,真正对马华死了心!
在槟城,民政党的处境也和马华大同小异。尤其是槟州巫统拥有超过半数州议席,讲话特别大声,公然对着首长许子根呼呼喝喝,许子根任何施政,都必须先看巫统的脸色。简单的说,许子根只是一个傀儡首长!
反风大起,骄兵必败
华社的不满情绪渐渐升高,巫统则继续选择与华社为敌。马华与民政却没有一个敢代表华社开声反驳。这种不满情绪累积到了308大选,终于向山洪一样爆发了!
对于当时的政治情势,林吉祥,林冠英是有所领悟,知道行动党追寻多年的政治理想,在2008年全国大选,看到了一线曙光。果然,卧薪尝胆多年,受尽痛苦磨炼的林冠英,重新出发,便取得了连他自己都不敢置信的战绩!
林吉祥再次中选霹雳州怡保东区国会议员;林冠英不但成功当选为槟州峇眼国会议员,也拿下了阿逸布爹州议席!行动党在槟州总共赢得19个州议席,加上人民公正党的9席,终于成功推翻国阵江山,取得槟州执政权!
2008年3月11日,林冠英到槟州元首府,向州元首敦阿都拉曼阿巴斯宣誓就任槟州第四任首席部长;掀开了槟州政坛崭新的一页。从政治阶下囚,到出任槟州首席部长,林冠英用了8年的时间。他在面对媒体访问的时候,带着开玩笑的语气说他自己是《铁窗首长》。
马来西亚2008年的308大选,改变了很多人的命运。林冠英可能是获益最多的人之一。一夕之间从一介平民跃升为槟城首席部长,其父林吉祥发动丹绒 三役(三届大选强攻槟城)未竟的梦想,居然由第一次在槟城参选的林冠英实践。行动党(火箭)连过去只能当炮灰的候选人都当选,非常振奋人心。
行动党,公正党和回教党之所以大胜,成功否决国阵2/3多数议席优势,很大的程度上,是国阵自作孽!如果不是因为2004年大选的压倒性胜利让国阵 领导人产生错觉,以为国阵从此可以鱼肉百姓,任意欺负非土着,肆意打压反对的声音,更加名目张胆的贪污滥权,甚至打压回教以外的宗教的话,国阵应该不至于 如此失败。
而马华和民政之所以一败涂地,被华裔选民唾弃,绝对可以说是咎由自取。他们都辜负了华社的期望。华社将支持力量给了马华和民政,他们却利用华人的支持力量为自己谋取更大的政治利益,置华社的基本诉求于不顾。他们兵败如山倒,就是华社展现了发泄愤怒的结果。
从308到今天,已经过了快4年,林冠英治理下的槟州,取得了令人赞叹的成果。之前一些人总觉得林冠英仰赖父荫,只是另一个政坛第二代。然而,四年看下来,林冠英确实有一套,说不定他会是开创马来西亚未来的政坛要角之一。
槟州是大马唯一由华人出任首长的州属,首席部长向来备受华文报章媒体关爱,槟城点滴总是被放大。这回行动党首次入主州政府,更是三千宠爱集一身。虽 然某些巫统的招数令人喷饭,比如退回一年100马币的老人津贴,据说那是赌博税,不洁,穆斯林不能领;还有,巫统怂恿光大狂人到处扰乱,飚车党公然对抗州 政府。 。 。 。
然而,由于巫统一再挑衅,却造就了林冠英成为最常上头条的州首长,比内阁部长还风光。我们甚至怀疑行动党有人在巫统卧底,否则,玩那些让自己看起来很蠢的把戏,真能伤到林冠英吗?
林冠英高调地推动减塑,从周一无塑胶袋日开始,除了多次于媒体呼吁,并在实施前办了好多座谈会、说明会等,连外坡的人民都知道。
国阵虚情假意,民联真心诚意
执政并非只靠一张嘴,若提出一套完整的方案,加上首长直接与民众面对面沟通,除了宣导政策,亦可由民众的回应修正不足之处,然后再正式实施。这是很好的方式,政策成功的机率必然较高,可惜国阵很少官员懂得,或者愿意这么做。
槟城的周一无塑胶袋日非常成功,过了几个月扩大为三日,之后雪州仿效。不知羞耻为何物的马华这时跳出来,表示政府早已提倡减塑,林冠英不该揽功。问 题是之前只停留在口头说说。后来中央正式公布周六无塑胶袋,就是公布而已,其他好像什么也没做。一再证明马华只会邀功不会做事。
去年林冠英提名五位资深清沟夫封PJK,受封者个个受宠若惊,笑容灿烂。虽有国阵方面有些杂音,说此举贬损封衔价值,但一般人民觉得,人家多年来不畏脏臭清沟,确实对槟城贡献良多,封一个PJK不为过。
受封的清沟夫现身说法,让大家了清沟的危险与辛苦,官员又在旁边加了句,希望民众别乱丢垃圾,增加清沟夫的工作负担。如果说这只是一场秀,那么,这是一场完整的政治秀,表扬清沟夫同时教育人民,这种政治秀非常成功。
槟城地狭人稠,是大马人口密度最高的州属,在国阵掌权的年代,曾号称垃圾州,脏名远播,垃圾显然是大问题,加上旅游业又是槟州重要产业,林冠英首长 以整治环境为施政重点,似乎是正确的选择。相比国阵许多惠民政策只说不做,槟州民联政府在这方面讲到做到,确实赢了国阵几条街。
事实上,国阵中央政府目前正在抄袭槟州和雪州政府的惠民政策,包括发放100元给小学生,发放500元给每月收入低于3000元的家庭等等。虽然摆明就是抄袭,但毕竟对人民有好处,因此民联也表示欢迎。
奈何,国阵的马华和民政习惯了几十年来的作秀邀功陋习。宣布派发500元的时候,不但规定所有受惠者必须在会场聆听马华地方领袖发表自我宣传的废 话,而且往往一讲就是半个小时,自己讲自己爽;还要一些民众在烈日下枯站半天。这种举动,其实只会弄巧反拙,更加增添人民的怨恨之心。看来,马华和民政直 到今天,还是不明白人民要的是什么。
比如国阵派发500元援助金,受惠的民众却面无表情;反而林冠英只是派发区区100元援助金,竟然就有妇女感动得抱住林冠英的脚,感激涕零。为什么会这样?答案很简单:人民要感受的,是当政者是否真心。
国阵派发援助金,背后明显是有隐议程,一心只想骗取人民的选票,并非出于真心为人民。(看看马华代表喜欢在派钱之前上台为自己和马华歌功颂德的嘴脸 就知道了)相反的,林冠英心中有人民, 不像国阵口口声声要人民感恩;民联发出的回馈金,是感恩人民对国家社会的贡献。两者之间的差别太大了。而这一点,是国阵的巫统,马华,民政党永远不会懂 的。
2012年,人民普遍相信将是第13届全国大选年。人民也普遍看好民联可以保住槟州政权。甚至相信民联有机会迈向布城。
2012年开春,林冠英对于来届全国大选发表了他的看法:
他说:《2012年被推测为大选年,对党内,我期许是枪口对外,不是向内;而对国家政局,我们这些国会在野领袖的目标当然是迈向布城。》
林冠英说:要入主布城,改朝换代,民联就得把东马沙巴及砂拉越的现有2个国会议席,增至18席才有执政布城的希望。他深信,民联能够比国阵做得更好。
林冠英说:若民联能够执政布城,民联会送上《执政三大礼》,即:
1)废除所有已经赚钱的大道收费(目前有5条大道,即南北大道、中环公路、马新第二通道、北海居林高速公路及槟城大桥),因管理公司已回本;至于尚未取回投资额的大道,则不允许提高过路费或延长收费期限;
2)不再继续津贴独立发电厂,反之,将政府现阶段年度津贴的200亿令吉,用来分给老百姓, 包括每年回馈再生能源基金10亿令吉,协助太阳能和再生能源的发展;
3)降低所有统制品售价。如糖、米、油。过去,当这些必需品由私人商家控制时,涨幅只是轻微的,但是政府一接管,就暴涨。只有控制统制品价格,人民生活负担才能减轻。
谈到308之后,有人说民联没有执政经验时,林冠英这样说:《我也没有贪污滥权的经验啊!》
他说:《我深信我们比国阵更好。槟州在2010年获得史上首次最高投资额, 执政之后财政年年有余,债务也成功减了95%、我们的财务管理获得总稽查司的点名称赞、我们的廉洁获得国际透明组织的表扬(这可是马来西亚首个给国际透明组织称赞的州属)。
虽然我们施政的经验只有4年,却比国阵的51年更强、更棒。希望下届大选,不管是落在何时,我们还能够继续做出成绩,让人民看到、摸到、感觉到。我也时时自我警惕:〈打江山难,守江山更难〉。成功与否,一切视队伍的团队精神。
天时地利固然重要,但人和却是挺进布城的关键所在。要是人心不和,就败事有余了。面对大选年,只要我们团结一致,就能够执政更多州属,甚至是向布城挺进。民联执政中央的愿望,会不会实现?且拭目以待。
《铁窗首长林冠英》讲到这里,已经结束。谢谢大家捧场。晚安了!各位!再见。
by:陈同

3 comments:

Kidon the block said...

总之能虚心的听取民意至下情能上达就可把槟州治得有声有色!

四年来槟城真是在锐变得风生水起咯!

林五都 said...

这才是马来西亚人民期待的政治家!讚!

大佬:“反秤复民” said...

不过,上次他和污桶的光头佬和揍女儿情夫的不长,在某些场合太亲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