盛情点击

Wednesday, May 18, 2011

安华在民联不可或缺:回洪伟翔


支持政治两线制的国民,都在担心到底安华会不会再一次的入狱,
读了伟翔老弟的【安华下狱后真对国阵有利吗?】后,很高兴你对他入狱后所产生的回响,提供了另外一种看法。

好一句“共患难易,共富贵难”,本人一直都很支持两线制,只是一直都对身为民联老大的公正党领袖的素质有所保留,有一段时间,我感觉里面的巫裔领袖是一群巫统的失意份子,他们加入公正党只为了建立巫统2.0,继续享受权力,根本就没有什么真正要改革的理念,尤其是青蛙事件后,更加强了我的想法,也让我很失望。

就如你所说的,让我们假定安华入狱了,现在的公正党领袖们,真的能够因为危机而受到激发,而上下齐心再一次团结起来?还是因为某些投机分子领袖看到没有“空头”了,变成了树倒猢狲散?一蹶不振再次对巫统失去了威胁,这是我们最担心,与巫统最想看到的,毕竟这是巫统千方百计要安 华坐牢的最终目的。
要上下一心,就需要有出类拔萃的领袖,这是目前公正党最缺乏的,就算他们明白了团结的重要性,要发愤图强,在执行上还是阻碍重重,尤其是目前最重要的巫裔选票,更是兵家必争之地,这点更要依赖安华的个人魅力。

说到安华的魅力,他在马来社会的影响力,往往依赖他在台上演讲时所展现的吸引力,因为他的影响力,还是要依赖他在演讲时所提出的理念,分析能力与感染力,来改变听众与巫裔社会的想法,如果他在牢里,不能站台演讲了,想要发挥这种icon的力量,恐怕比较难,毕竟icon的影响力需要民智来配合的,很可惜我国的民智还真的很欠奉;历史也已经证明了这一点,要不然之前的大选,公正党就不会输到只剩一席了。
这也是巫统希望再一次看到的,因为他们认为只要把安华 关起来,公正党根本就不堪一击。

而没有了安华,谁将整合民联三大党的理念,更是另外一个挑战。
衷心希望大马还有公正的司法,给安华一个清白,不然我国的两线制恐怕要再往后推迟几十年。

http://www.malaysiakini.com/letters/164478
110904

11 comments:

~aNG~伟翔 said...

大哥,高興能夠與你深入討論,這是小弟我的另一些看法:

1.投機分子。

既然是投機份子,他們願意自願出走不是更好嗎?至於擔心這些人走後會樹倒猢猻散的問題,如果真是會樹倒猢猻散,那就不會有公正黨的成立了。公正黨會成立,就是因為支持安華個人,還有過後安華所追求的理念,而這些人絕對是公正黨裡的骨幹份子,烈火莫熄運動也是由這一群人來推動進而發揮巨大的影響力。而安華下獄,更會讓這一批人更加團結(其實還有更長的論述,不過與之前文章提到的大同小異,所以就回复到這裡)。所以樹倒猢猻散這個假設,我認為是不可能發生的。若真是發生了投機分子出走,那更是意料不到的好事!

2.缺少出類拔萃的領袖。

98年的時候更沒有領袖,不要說現在公正黨的二線領袖已經冒出頭了。安華被關,影響是對廣大的馬來群眾,尤其是那些看不過眼連續用兩次相同方法的針對性提告的馬來民眾。同理,之前沒有安華,沒有民聯,馬來同胞還不是掀起巨大的海嘯嗎?如果是靠安華的演說來達到拉抬選票的目的,當時在監獄裡的安華又怎麼能掀起海嘯呢?(這一點文章中也有論述)安華是一個icon,他被關,這個icon就會更鮮明!

要下班了,就寫到這裡。下次再聊。

大佬:“反秤复民” said...

99年大选马来区吹起反风,得益的是回教党,不过选区重划后会掩饰掉这反风。下届大选,如果民联能保住四成马来票就能否决国阵的2/3议席优势。

卖博士 字:孔明 said...

伟翔老弟,
首先,我表明认同你的看法的立场,我想安华会入狱的机会应该很高,如果他的入狱能如你所说,为公正党带来新的动力与团结,那是我非常希望看到的。
所谓“疾風知勁草,板盪識忠城”,我认同你对那些投机分子的看法,把垃圾除掉,留下高素质的领袖从张远来看未必不是一件好事。

可能我对实现两线制比较心急,因为对现有的政权已经忍不下去了,所以担心安华在牢里做icon毕竟不必他在外面号召那么强。

很高兴与你交流,后生可畏,下次在公司不要写blog,不然给老板抓到就麻烦了。。。哈哈。

polo_c said...

安华是肯定会被入狱的。
个人觉得牺牲安华换来重新巩固公正党的创党理念是无可厚非的,要全面扫除党内的投机分子只会更消耗党的寿命,去年公正党发生一系列的派系内耗再加上被巫统狂打压又反击不回基本上已动摇了部分人民对它的信任。

小弟愚见,如果情况允许,管他虚不虚伪,有谁会说政治是绝对干净的,何不利用这些具有实力投机分子的拼搏精神来壮大公正党的民间基本盘?

从而导致公正党到今日这等地步的问题之一就出在于安华身为党中灵魂人物对这些派系内耗拿捏不定主意,或者可以说是优柔寡断,可能为官司缠身搞得兼顾不来,有人意识到这个较为严重的问题吗??

[小弟思绪有点乱,文笔不好,有错请射,不用客气]

卖博士 字:孔明 said...

polo兄说得对,安华在处理党内的手法真的有点优柔寡断,也可能这就是他的政治策略,希望可以容纳不同派系的人马,对他来说,如何在党内落实分而治之也可能是一种政治需求。

但是对人民来说,如果他们感到公正党是另外一个污统的话,这就是大问题了!
就像伟翔说的,我们希望公正党,真的是一个落实司法公正,经济公正,人权公正的政党。

polo_c said...

卖大,人民和政客对政治的诠释是截然不同的,这种现象发生在大马实在太可悲了~~

小弟认为公正党在某方面[不知怎样说]有存在的矛盾,它的创党理念是以为安华伸张公正正义为主旨,但并不是为人民伸张。那么希望公正党,真的是一个落实司法公正,经济公正,人权公正的政党也就名存实亡了。所以创党主旨早在阿杜拉释放安华时真的该改了~~

假设哪天安华不在人世后,以公正党现在的理念,路要如何走下去?

卖博士 字:孔明 said...

是的polo兄,这就是我心急改朝换代的原因,因为没有了安华的公正党,恐怕就很难再与污统枪巫裔选票,认同伟翔说的已经有一些不错的二线领袖,但是他们还需要时间成长。

公正党今天还是太依赖安华的政治号召力多于党的理念。。。

小弟浅见。

风语者 said...

如果把华叔送入狱,是下策。
那风险很大。因为没有人会知道人民是会怎样反应。


如果照样把肛交2拖延,继续的要华叔进出最高法院,加上每三两下给一个案件的急转弯。搞得他精神恍惚、茶饭不思、精疲力尽,无法抽身到处演讲。再搞一个结案陈词选在大选的前夕。。。

这样会比较保险吧?

~aNG~伟翔 said...

在我看來,安華入獄號召力會更強大,就像我文中所說的,這會讓公正黨回到最初的激情。

風語者兄:完全正確。如果我是巫統,或是他們的智囊,我就會用這招。送他入獄和無罪釋放他都是下策,只有脫字訣才是上策。就像性愛短片也是那樣。

3 said...

Anwar will raise from the ashes and become the legendary phoenix....

安东尼 said...

"疾風知勁草,板盪識忠城."

这首诗的意思是说,
强烈的风把草吹得很起劲。
心春荡漾的老板,在城市里认识了一个很忠诚的夫人。
我这里也有一句。
” 横眉冷对千夫指 ,俯首甘为孺子牛”
与你共勉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