盛情点击

Monday, July 4, 2011

阿肯:站起来向铁腕滥权说不

好个热血男儿!

===============

站起来向铁腕滥权说不
阿肯
2011年7月4日
下午 2点39分


我叫阿肯,22岁。马来西亚人,现居澳洲,待业中。

马来西亚政治动荡,人民遭受政府的恐吓,统治集团企图掀起事端。身在异乡的我,毕业了只求在澳洲找到份工作安居乐业。大马的事似乎,不关我的鸟事。

我很爱历史。在中学时期读到的中国革命史,美国革命史,和欧洲革命史,里面的故事往往激动人心。当时心情的愤慨,随着革命的成功逐步得到释放。

仔细想想,现在的我也是身在马来西亚历史当中。当时读到的革命的人民的心情,一一体现在我内心深处。如今心情的愤概,随着政府一天天的镇压而一天天的增加。

看了当今大马读者的投稿“老婆,我要去游行!”,第一次如此深刻的体会到作者的心情。因为我们都是马来西亚人啊!

我不管政治,我不爱政治,我害怕政治。我不管是什么党在背后操作,什么党当马来西亚的政府,只要它能给与人民所想要的一切,我会用尽一切来支持它,认同它。

马来西亚政府老兄,您是时候改变了。我们没有要革命,没有要流血,我们只求改变,公正,民主。

在马来西亚发生的许多冤案不了了之,你或许会说:“你在澳洲,怕什么啦!”

但是,我的家人在马来西亚。

你或许会说:“移民咯,酱简单!”但是,我的回忆在马来西亚。

最近听我妈妈说了个故事,一个政府官员来查营业执照,

我妈妈就问:“sekarang bukan semua computer system meh?”

那个官员听了马上不爽回答:“Ini macam kita kerja apa?”

马来西亚啊马来西亚!这样的工作效率到底该如何成为先进国?

2020的宏愿不过是个屁!

世界银行调查说:马来西亚每年有数十亿的贪污。

政府官员说:他们的数据有误!

我们应该感激,因为不是数百亿。

燕燕姐说:180万用来开facebook帐号。当然包括一些活动和聘请专业设计人士维持网页。

我设计系的朋友说:燕燕姐好心你啦,给我2000块的薪水我就帮你弄美美所有的设计。

我们真的应该感激,因为她不是用1800万来开帐号。

709的游行,不过就是在于公正廉明。

人民小小的要求,国家政府不能做到,那人民每年缴出来的税,到底去了哪里?

如今人民穿衣服被限制,警方拥有紧急法令赋予的权力不经审问扣留任何人60天。

这不是一个民主的国家,这是铁腕政策的国家!

我不说马华,不说民联,任何一方能提供社会的安全,公平的竞争,让我和我的家人能够安稳的住在马来西亚,我的票就会飞向它。

人民啊!一个国家的成立因为有我们所以才叫国家!

不要再害怕他们了,站起来吧!捍卫我们属于自己的财产!

我叫阿肯,22岁。

我决定,毕业后回去马来西亚,尽我一切能力去保护我的国家,我的家人,我的回忆。你呢?

6 comments:

Anonymous said...

算了吧,阿肯。你还是乖乖的呆在澳洲拿PR然后公民权吧。
这个番薯国没有药救了,愚民太多了。
大多数的土著还是深信国政讲的一却,因为害怕会失掉“土著的特权”。只要一句维护种族、宗教,他们就会不顾一切的去,哪怕是要维护那腐烂发臭的国政。
再者,国政政府再次的强调,BERSIH 是违法的。那什么是合法?国政的人贪污、滥权、玩弄司法公正、诬赖反对派就是合法!再者,首相到现在都不敢表明对公平透明大选有所表态。那就是说他已经准备来届大选又要玩臭了!无论你们怎样反对都好,国政还是不会倒的,他们的幽灵选票,复制选民多的很,反对党是没有办法和他们FIGHT的。
如果国政真的嬴了,国家很快就要破产了。看看这些“官”的花费,我们国库有多少银两给他们挥霍?
阿肯,你还是留在澳洲,不要辜负你父母送你出国的原意。好好赚钱,然后接你家人去比较干净、平等、民主的国家去吧!

P/S: 我当年和你一样,热血青年,外国有好的机会不去,要留下来精忠报国. 现在才后悔,没法让下一代在自由民主的国家长大.三岁女儿问警察为什么捉穿黄衣的人,我不知如何告诉她这荒唐事件的真相!

流星 said...

看了阿肯的文章再看搂上无名的留言。。。心里一阵绞痛,我们国家到底怎麽了,难道就真的看它这麽沉伦下去。。?却又不得不认同土著如果不觉醒(指大部分的土著),单靠我们华人想改变的确有点无力感。。但是我一想到我的下一代,就提醒自己不可以放弃,告诉自己血仍未冷。。。

居安思危 said...

阿肯,你的文章的确写出了我们的心声!让我们感动流泪。所以,麻烦你也写一篇英文版的文章给我们的首相和元首吧。把你心里的话以及我们大部分人的话转告他们。我相信他们也会被你所感动,马上释放6个社会主义党领袖和批准709大集会!我们会很感谢你的。站起来!向铁腕滥权说No!

skydreamer said...

阿肯,我的家乡,kuantan,死Lynas要来我们这边开毒厂。那个贪污的政府一心只要钱,不理人民的反对。这个国家已经可以去荷兰了。

大佬:“反秤复民” said...

想独善其身,谈何容易,周遭的事物影响着我们,哪里可以逃避得了。

卖博士 字:孔明 said...

衷心希望阿肯可以看到大家的留言!

这个国家的民主已经死亡了!没有救了!

那些乱投票的愚蠢人民将害死自己的子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