盛情点击

Tuesday, July 19, 2011

转载:回教党真的是我们最大的问题吗?

国伟,如果文章有冒犯,我先说对不起。以下的感想是回覆你的文章〈阻止回教化,岂能只是尽力一劝?〉。

在网络上久了,看多了各路英雄好汉的反应,渐渐地看事情的方式不一样了。国伟,很抱歉,你这篇文章只能说你还是没有进步到。

你的思维框框,只是在说,回教化在此次的事件演变里,是一个只有回教党正在做的事。这正是马华一众,星洲一众最喜欢的惯性思考死结。错了,你这样只是在盒子里思考。

首先,立下这个这个法令的,是国阵的州议会会员。为什么你会说这是回教党搞的回教化呢?

先假说这个政策是一种回教化,如果要谴责的话,怎么漏了国阵的州议会呢?你把国阵在这件事上抽离了出来批判,不会很有问题吗?我怎能说服我自己,你不是在刻意放大一贯来的妖魔化回教党的马华和华文报章主流思维呢?而且是很不智的栽赃。

我欢迎大家来谴责不符合人权的政策,但要讲明是国阵州议会一早立的法,回教党是在执行这个法。基于这个事实,你要鞭挞回教化,请先谴责在十多年前就立下这个法的国阵议员,然后再来判断是谁最拼命推行不符合人权的法令,是哪一个政党“早就在推行回教化”。

没 法,因为你这篇文章是要读者提防回教化的发生,所以如果真的是要贯彻这个伟大的举动,我觉得有必要去提防最严重的那一方,因为我没法在一个提防类似防范火 患的运动里,放着拿大火把的凶徒不谈,却要我们小心正在后巷玩火柴的少年。因为我们现在是谈两线制政治集团,我们只能选出相对最好的那一个,而没能选出完 美的一个,你放着相对更危险的始作俑者的那一个不谈,而把相对没那么危险的那一个来要我们如恶鬼般的提防,我只能说,那是帮着更危险的那个开脱,而无意间 也把你的读者推向地狱。

第二点,也是最有问题的一点,也是最好笑的一点:为什么制衡回教党的角色需要通过行动 党?为什么你的文章搬出行动党来作为要求的对象?为什么我们要由行动党来作为桥梁来与回教党沟通?你这样岂不是就是说,华人是由行动党代言?为什么你的立 场不是以我们非回教徒社会的立场直接与回教党对话?

为什么我们看回教党要用一个”他者“的身份来看待?你这样不 是还是把自己继续让政党分而治之吗?你为什么要把自己矮化在只能通过行动党来阻止回教党?我们可以不要再这样把自己从整个国家区隔开来吗?坦白讲,我已经 看腻了马华对巫统,行动党对回教党的操作模式了,是时候我们直接摆脱族群心态来附属于政党,是时候我们直接用公民的身份来与回教党交谈了。

回教党是由我们的选票选出来的,所以也应该由我们直接与他们谈,我们不需要代言人。我们可以和回教党人做朋友,我们应该把整个国家的治理策略用马来西亚人的身份来看待,是应该放弃用华人本位的方式来思考了。

第 三点,你知道为什么这些回教课题总是纠缠不休吗?为什么我们会那么害怕回教政策?而,为什么回教党和巫统要那么积极地贯彻回教法?关键是在他们吗?有可能 是,但有另一点更关键,那就是他们那样做是因为背后有一大票的选民支持着。我们吵了几十年都停留在政党的层次去骂政党,但有没有想过,这些政党那样做都是 因为其支持者想那样?问题的关键并不是行动党、回教党,而是我们,对,就是我们自己。

我们在谴责回教化的这一端,有试过去了解友族的想法吗?我们要解决这个那么多年的问题,绝对不是在政党的层次,而是政党背后的我们。我们每一个非回教徒公民应该去了解马来西亚回教徒的需要,他们的生活方式,然后才来谈我们要怎样的马来西亚。

作 为非回教徒的华人,是不是不该再躲在自己的生活圈子里,以公民的身份与另一班公民去交流去告诉我们想怎样呢?而我们总是觉得别的宗教极端,我们有曾想过自 己在别的宗教别的族群看起来也是很极端吗?政治是管众人之事,是如何让一大班不同肤色宗教经济地位的人和平生活在一起的科学和艺术,其过程从来就不会简 单,所以,写那样的文章把复杂的问题丢给政党却自己不分析整个社会的问题,我觉得真的是没有太大意义。

我知道我 们过去都做得不够好,但我们真的不该在Bersih 709过后,还要再重回过往的圈圈里打转。国家就快要破产,我们时间也不多,评论人登高一呼的时候,也请做多一些社会问题的研究工作,来激发读者的思想去 开创新的明天。我们马来西亚的问题多得数不清,我们之间的矛盾也数不清,但如果我们不认真谦卑的好好开始一步一步的去面对它,我们还要等到几时呢?

真 的,我们没有再另外一个十年来行动党回教党了,我们要面对的是自己。我们需要表达立场,不再沉默,对话,交流。我们不要腐败的国阵政权再用“他者”和“我 者”的方法把马来西亚切得支离破碎的,够了。面子书里可以认识到很多马来朋友的,尤其是参与709的朋友,就这样开始吧。

P.S:

国伟,曾经在雪华堂听过你不少次的发言,也在988里听过你的节目并且很欣赏你的立场和风骨。但大马走到今天已经处在一个关键的十字路口,我们已经没有那份资源来浪费在昨日的模式,

7 comments:

Anonymous said...

他会那么想,是因为他709的时候蹲在家看电视,然后隔天看报纸。

居安思危 said...

不是蹲,是瘫。
回教党和巫统,除了一个是执政党,一个是反对党之外,都是阿拉的子民!假如条件谈得妥,这对兄弟迟早再携手再创高峰。目前,在政治、行政、经济、教育等领域他们都差不多可以独立生存了。所以才胆敢如此嚣张不可一世!

大佬:“反秤复民” said...

这家伙与胡渐彪都是一样的。

Fair仔 said...
This comment has been removed by the author.
Fair仔 said...

污桶不是Allah的子民,是Dollar的子民,谁有钱就听谁的。

如果能独立生存跟本就不需要结合!

治 平 said...

赞!分析得体,口服心服!国阵政府的恶法实在太多了,马华身为国阵成员党难辞其咎!
然而,我们必须寻找良策去面对也实在不容易!需要集思广益!

居安思危 said...

fair。。
哪一位不是DOLLAR的子民?只是halal tak halal而已。
大家跟另一半结合是因为不能独立生存吗?能独立生存,根本就不需要结合吗?